集团化办学需处理好三对关系

来源:SOHU  [  作者:中国教育新闻网   ]  责编:李秀丽  |  侵权/违法举报

原标题:集团化办学需处理好三对关系

中小学集团化办学经历了十多年的发展,缓解了区域的择校热,扩大了优质教育资源。与此同时,部分集团也出现了凝聚力不强,管理松散,师资共享困难,教学质量提升缓慢的现象。不少地区,或担心优质教育资源被稀释,或担心集团校陷入低水平同质发展,对集团化办学仍处于观望状态。如何解决以上问题,寻找到集团化办学的未来走向和突破口?笔者认为,中小学集团化办学应处理好“数量与质量”“整体与部分”“统一与多样”的关系。

处理好数量和质量的关系,控制集团化办学规模

集团化办学是优质校带动薄弱学校、新建校或具有潜力的学校,缩小集团内成员校差距,实现提速发展的模式。一所优质校带动的学校数量是越多越好,还是有一定的限度?

一般来说,一所优质校带动3至5所成员校的效果最好。沈阳市铁西区是一个老工业区,形成“南宅北厂”的城市布局,随着老工业转型和转场,北部地区变成住宅区,新建中小学也随之建成。

为带动新建学校发展,铁西区将新建校与老城区名校组建成教育集团,采用紧密型单法人的组织管理模式,共享优质教育资源。教育集团管理层由一个集团校长和几个副集团校长组成,副集团校长不仅是集团的副校长,也是各自成员校的校长,同时还是集团职能部门的负责人。2018年,某教育集团的成员校达到7所,为保障集团化办学质量,区教育局将该集团一分为三,让成熟起来的成员校牵头组建各自的教育集团。

湖南省长沙市今年明确,该市基础教育集团化办学建立退出机制,已经具备一定规模的集团学校,原则上今后高中不得托管初中、小学,完全中学和初中不得托管小学。具体操作上,长沙明确了集团退出条件、退出程序和工作要求,对于托管期满的学校,实行一校一策,确保有序平稳退出。

这种适当控制集团规模的做法有利于集团未来的发展。一是避免集团成员过多、管理负担过重,影响集团化办学的效果;二是成熟的成员校可以成为新集团的牵头校,争取更大的发展;三是控制成员校数量,避免优质教育资源被稀释;四是发挥教育集团的孵化功能,达到扩大优质教育资源的目的。

处理好整体和部分的关系,厘清集团的管理边界

区域推进集团化办学,由强校带动弱校“抱团发展”,集团与成员校之间就形成了整体和部分的关系。

必须厘清集团总部和校区之间的关系,划分管理边界。以“强带弱”模式组建的集团,要发挥名校的“火车头”作用,总校校长不能采用事无巨细的垂直管理模式,而要使用充分调动成员校积极性的扁平化的管理模式。例如赋予分校校长管理分校区的职责,既保持了成员校或分校的独立性,又发挥了集团的统筹职能。

对于成员校之间实力相对均衡的集团,可以采用“动车组”模式,发挥每个成员校的优势,相互取长补短。集团校长更多应扮演策划人、召集人和服务者的角色,为成员校“诊断”“开方”,提供办学思路、协调资源和提出改革办法,形成“和而不同”的发展模式。

要突出集团化办学重点、突破难点。无论何种类型的集团化办学,都要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放大和共享。人、财、物仍然是集团化办学的重点,师资队伍建设管理中的编制和薪酬问题是集团化办学中的难点。

杭州市属重点高中在桐庐等县组建教育集团时,遇到了杭州高中因派出教师而出现师资不足,想招人但没有编制的问题。为此,市教育局、编委办协调所在县区教育、编办和财政,打破地区编制和财政壁垒,将县区教师编制中的一部分划转到杭州市本级专门用于师资互派。

薪酬制度是决定师资流动的关键。北京市加大教育经费中人力资源支出的比例,实行按劳分配的绩效奖励制度,鼓励教师参与集团交流。湖南株洲茶陵县采用统一教师管理、统一待遇的方式,实现集团成员校教师薪酬大体一致,有利于集团内部教师流动。

要实行捆绑式的评价制度。教育行政部门在对集团的考核中,不仅要注重成员校各自的发展性评价,还要综合考察集团总校和分校之间的差异系数,集团与集团之间的差异系数,引导集团逐渐缩小成员校与总校,区域、城乡之间的差距。

处理好统一与多样的关系,避免同质化发展

从区域集团化发展来看,集团化办学的目标是全面提高区域教育质量,实现“优质均衡”,缓解择校热。但是在实现的形式上可以因地制宜、多元发展。

按照办学实力,可组建“强校带弱校”“优质校带潜力校”和“名校带新校”等;按照功能来划分,可以形成“帮扶型”“孵化型”“携手共进型”集团;按照区域来划分,可以是“区域内集团”“跨县域集团”和“跨省域集团”;按照紧密程度来划分,可建立“融合型”“聚合型”和“联合型”集团,“融合型”是单法人紧密合作,“聚合性”是多法人紧密合作,“联合型”是以项目为载体的松散合作关系。

从集团内部来看,要避免“千校一面”的同质化发展。分校文化不是总校文化的“翻版”,总校也不能将自己的文化移植到分校。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底色,要以“大家不同、大家都好”为愿景,在集团文化下找到自己的特色文化,实现集团文化与分校文化相互滋养“美美与共”的文化生态。

从未来发展来看,集团化发展之路还会更宽,呈现多种样态。

一是集团覆盖地域更广阔。跨区域教育集团不断兴起,包括跨县域、跨市域或跨省域。为服务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尤其是雄安新区建设,北京优质教育资源将向津冀、雄安扩张,形成公办跨省域的教育集团。

二是集团成员更多元。青岛中小学教育集团基本模式是“1+N+X”,其中“N”是不同的学校,“X”包含企业、综合高中、高校、实践基地、社会场馆等各类团体。这将有利于中小学美育、体育和劳动教育的开展,有利于基础教育教学创新。

三是集团的体制更多样。目前集团内部学校的办学性质比较单一,大部分是单一的公办教育集团或民办教育集团。未来,中小学教育集团将出现更多形式,如股份制和混合所有制教育集团。

四是集团内人才培养链条更长。北京市规定,对于同一学区内的集团,在坚持面试、就近入学的原则下,探索集团内学校之间合作培养和贯通培养的试验,扩大集团化办学受益面。

(作者单位系国家教育行政学院)

《中国教育报》2020年12月08日第5版

作者:佛朝晖

www.kj173.com true http://www.kj173.com/seduzx/243614/436910850.html report 2852 为您提供全方面的集团化办学需处理好三对关系相关信息,根据用户需求提供集团化办学需处理好三对关系最新最全信息,解决用户的集团化办学需处理好三对关系需求,原标题:集团化办学需处理好三对关系中小学集团化办学经历了十多年的发展,缓解了区域的择校热,扩大了优质教育资源。与此同时,部分集团也出现了凝聚力不强,管理松散,师资共享困难,教学质量提升缓慢的现象。不少地区,或担心优质教育资源被稀释,或担心集团校陷入低水平同质发展,对集团化办学仍处于观望状态。如何解决以上问题,寻找到集团化办学的未来走向和突破口?笔者认为,中小学集团化办学应处理好“数量与质量”“整体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