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你上大学的第一课吗?来听听北大中文系的吧

来源:SOHU  [  作者:学而高   ]  责编:吕秀玲  |  侵权/违法举报

前几天和两个2113广外毕业的朋友去爬白云5261山,下山后去广外食堂吃饭,路4102上聊到她们学校1653的校训,两人想了半天想不起来前半句,就记得后半句——学点东西。还真是接地气的校训呢。后来百度了一下才发现,原话是学贯东西。学贯东西。不过学点东西也挺好的,我大学母校2113的校训:勤奋严谨,自树树人。一看校训,不5261用说你就知道了我肯定是4102师范大学的学生。第1653一次在录取通知书看到母校这个校训的时候觉得真土,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太接地气,太普通了。我高中的校训里也有“勤奋严谨”几个字。怎么大学还这样啊,一点儿文化气息都没有,当时心里对这个校训是十分腹诽的。再加上上大学前就背熟了北师大的校训,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瞧人家的校训,不仅语音上是平仄相对,形式上是标准的对偶,意义上也是把教师学识和品德两方面为世之楷模的意思都表达出来了。多好!反观自己学校校训那八个字,简直就是随随便便的凑字数行为嘛!不过毕业以后,慢慢在教师生涯中品味出了校训里那八个字的含义:在成就自己的同时成就学生,这个就是“自树树人”,要自树树人,岂不是需要学高身正?也就是说,我们校训里四个字就涵盖了“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八字的意义!而要做到这一点,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行,得勤奋,得严谨。这样想来,我母校的校训除了形式上不那么美而外,也棒棒哒!!求推优求推优求推优,多谢多谢多谢!!!www.kj173.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我记得我在上大学考马克思的时候都是马克思老师让自己疯狂的背一定的定律,考试前也会给知识点。

“生于非典,考于新冠;见证历史,高考延期”。史上“最难”高考生,终于要迎来自己的开学季。

不记得了,当年就没有太在意,高考后自己的事情都关心不过来。

又是一年迎新季,看到校园里满是青春洋溢的笑脸,是否又会勾起你对初入大学时的怀念?

真羡慕重庆大学的1314教室,窗内是一生一世,窗外是四季流年这样的风景,真的好美啊,在教室里谈着恋爱,看着窗外的春夏秋冬,让人感觉到大学四年过得真快呀! 我的大学校园,我还依稀的记得,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我的大学校园在中间有一条小道

你还记当年你进入大学时的第一堂课吗?

学长学姐的积极帮助,梦寐以求的大学校门,身着制服的军训教官。至今依然历历在目。转眼间四年就要过去了,好快啊

当时还是萌新的你,或许会早早来到课室,挑选最前排的位置;或许会因为不熟悉校园,差点错过大学的第一次点名;或许会趁着课间的空隙,和邻座的同学聊聊家乡风物……

"歌曲:《亲爱的你在哪里》 作词:陈金文 刘艳梅 作曲:李青 演唱:龙飞、门丽 歌词: (女)三月的细雨像醉人的恋曲 拥挤人群里哪一个是你 (男)归来的鸿雁诉说着别离 就连风儿也偷偷的想你 (女)如水的思念就像温柔的细雨 走过了四季不见你

转眼,当年的“小鲜肉”可能已经成为别人口中的学姐学长,忙于学业、忙于实习;可能早已阔别大学校园,“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奔波于“996”的生活。但偶尔慢下脚步,你是否会想起刚入校园的自己,青涩懵懂,却又对未来充满好奇与期待。

还记得刚入学的你,在想什么吗?

我的专业是什么?

我未来能做什么?

大学我该怎么过?

......

小朋友,你是否有太多的问号

当时的你是否曾期待,在开学的第一课上,就有一位“过来人”为你答疑解惑?

或许在 北大中文系第一课上,你能找到属于你的答案。

01

“上大学就轻松了”?——大学四年,我该怎么过

“上大学就轻松了”,这可能是每个经历过高三的人都会听到的一句话。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或许我们可以从 谢冕先生的大学生活找到答案。

谢冕,1955年考入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1960年毕业留校任教,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研究所所长。现任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院长及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所长。

“三点一线”的大学时代

“宿舍—饭厅—教室或图书馆”,是谢冕雷打不动的生活路线。

要说真的有变化,那只能是图书馆的座位又“抢”没了。当时条件不比现在,图书馆座位太少,学生们一下课就得冲过去“抢”位子。拿不到座位的人只好回到宿舍读书、学习、写字。对于当时的谢冕来说,在图书馆找到一个座位,已经是极大的幸运。即使到了晚上,谢冕依旧不闲着。他的床头永远放着一叠书,翻看,做笔记是他每天的固定动作。

勤奋总会得到回报

当年在跟随王力先生学习古汉语语法的时候,谢冕咬着牙,读完了先生列出的极长的书单。谢冕现在回想起来,这份书单正是他的老师依据自己的治学、研究与自己的一生积累而列。借助这份长长的书单,谢冕跨入文学领域的大门,为他将来的学术研究打下了坚实基础。

“不要拒绝那个长长的书单”,谢冕在中文系的第一课面对刚入学的学生们这样嘱咐。

“比起他,我不太用功”

纵使勤奋如谢冕,在他的身边,依旧有能让他顶礼膜拜的“学霸”。他大学寝室的室友有着 一张满满当当的课程表。除了必修的课程,其他空白时间都被自习和各种阅读书籍的名目所占领。

这位同学后来的学习成绩非常优异,如今在复旦大学任资深教授。同时,他还是宋代文学史的专家,并在苏轼研究上,占的国内第一把交椅。学习得下苦功,而这第一把交椅,就是他苦炼出来的。

谢冕在解答同学们关于“学业与娱乐的平衡”这一问题时回答:“体育锻炼、娱乐,要吗?要的。但学习时间是不能玩的,应该这么要求自己,苦一点,再苦也就是四年,而且也不饿肚子。”

02

“天下文章一大抄”?

——我们需要怎么样的治学品格

在信息高度发达的现代,观点、论文、学术资料随处可得。想糊弄一篇课程论文?容易!

找到一个像样的选题,知网上输入关键词搜索,东选一篇,西摘一篇,最后再查重、降重,把字句被字句颠倒一下,又一篇学术垃圾诞生了。

“我们不生产知识,我们只是知网的搬运工”

知网的搬运工?这可不是学术研究该有的打开方式。

中文系第一课, 陆俭明先生带你用正确的姿势,叩开学术的大门。

陆俭明,1955年进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1960年毕业留系任教。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现代汉语句法、现代汉语虚词、对外汉语教学等。著有《现代汉语句法论》、《八十年代中国语法研究》等,参与编写《现代汉语小词典》、《现代汉语虚词例释》等。

“请问几位?”——生活细节也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陆俭明是个爱刨根问到底的人。生活中的小疑惑他总能想弄个清楚明白,而这种品质,使得他总能从生活中找到学术灵感。他所提出的会话原则就是从一个疑问来的。

现代汉语里面有一个量词“位”。在词典中,“位”有两个用法,一是只能用于“人”,我们从不会听到“我们养了三位羊”;二是“位”含有敬意,不用于自己一方。

例如,在介绍别人时,你可以说“他们二位是大夫”,但在自我介绍时,“我是一位研究生”,总觉得不自然,改成“我是一个研究生”则会更加自然且显得谦逊。

然而,在一次与友人的饭局上,陆俭明发现了一个小问题。

当时他与教中国话的三位日本客人到北大附中附近的“新开元”吃饭。门口迎宾的服务员问:“请问几位?”,他脱口就答:“我们五位。”日本友人不解,便在席间请教,为什么用以表示敬意的“位”字,能用在第一人称“我们”上。陆俭明当时被问住了,只能用“这是语言习惯”来回复。

但这件事情成为他心中的一个问题。为了找到答案,他假扮客人,坐在“新开元”餐馆的厅堂,只为看顾客在回复服务员问题时,用的是“位”还是别的量词。

那天,他在餐馆门口调查了163拨客人,最后使用“位”字的顾客占到94%。回到学校,他向身边的学生询问这一情况。经提示,他发现,不但量词“位”字是如此,在日常对话中,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像是“一条狗”还是“一只狗”;“朝东去”还是“往东去”;“我马上就去”还是“我马上就来”,这些表述都会因为提问者的发问方式变化而发生调整。

受到这些日常现象的启发,陆俭明开始着手研究这一现象。通过翻阅国内外有关会话研究的文献,实地调查,他针对这种会话现象提出了一个—— “应答协同一致性原则”。

从生活中看到一个问题,这或许不是太难;但真正将这一个问题变为学术灵感,这既需要扎实的学科知识,还需要不断发问、深入探究的精神。

“坚持继承、借鉴、怀疑、假设、探索、求证、循环往复、螺旋地上升”,陆俭明在中文系的第一课上对同学们说:“这21个字,是科学研究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文学研究和汉语研究发展的必由之路。”

03

“读无用之书”?

——大学时读过的书,将受益终生

中学时代,手上翻来覆去的就是那几本教科书与辅导练习册。想看的小说、散文、诗歌总得让位于《五三》、《王后雄》。

到了大学,终于有时间在图书馆里选上一本自己心意的书,然后在馆里泡上一整天。

张鸣先生无比羡慕当今的大学生。

张鸣,1954年生,1977年考入北大中文系,1984年本系古代文学专业研究生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留校执教至今。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古代文学教研室主任、副系主任等职。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史教学与研究,讲授“中国古代文学史(宋元明清)”、“中国古代文学通论”、“宋诗研究”、“唐宋词选讲”、“苏轼研究”等课程。曾被评为北京大学第四届“最受学生爱戴教师”。

高中时候,张鸣正遇上十年浩劫,大批文学作品被查禁,他和他的同学们都找不到书来看。他戏称77级的同学们都患上了 “阅读饥渴症”,只要一张纸上写有字,他们都会像捡起来读一遍。

当年出版刊物受限制,《无线电》杂志因为不涉及政治和意识形态,还能够继续出版。但这杂志里面,可半点风花雪月的文字都没有,里面全是半导体收音机的线路图,无线电的相关科普。

但因为当年缺少读物,无数可读,只能将这本说明文杂志翻来覆去的看,读到后面的结果是,他学会了组装六个晶体管的收音机。

上了北大以后,情况完全不一样了。

星期天,图书馆的文学阅览室只对中文系的同学开放。每到这一天,张鸣便会和同学到那里霸着一个位子,从早到晚在里边读书,如饥似渴。

1978年5月,对于张鸣而言,是难忘的记忆。

那一个月,大批被查禁的文学作品恢复出版。例如外国名著,如托尔斯泰的小说、巴尔扎克的小说、契诃夫的小说、莫泊桑的小说……再如中国古典《宋词选》、《唐诗选》……

这些书在新华书店上市的那一天,北大的学生,尤其是中文系的学生都去排队买书。由于不同的店买的数量和品种不一同,大家都会分工排队。海淀街的新华书店,王府井的新华书店……全城的书店门口,都能找到在排队的北大学生。书买回来,就互相交换着看。那段时间,大家都一门心思地忙这件事,都抱着书,迫不及待地看。

但看书,可不只是看个热闹。一本笔记本、一支笔,是张鸣阅读时的好伴侣。

在他的大学时代,他的老师金开诚这样给他传授经验:年轻的时候,尤其上大学的时候,有了想法,就记下来。哪怕你是在床上,突然灵光一闪,你也应该马上从床上爬下来,把你灵光一闪的想法记下来。如果不记下来,那些想法一下子就过去了,记不得了。可如果记下来,等你到了四五十岁,打开笔记本一看,你会为你年轻时的敏锐而感到惊讶。金先生后来作的文章很多都是从年轻时的读书笔记中得来的。

在中文系的第一堂课上,面对十八九岁年轻的面孔,张鸣感叹,年轻的时候,总是头脑最为灵活,思维最为活跃的时期。在这段时间将读书心得记录下来,就能建立和保持对文学作品的敏感度。纵使这种心得更多是破碎、片段的感想,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总会有丰厚的积累。

宋人说: “懒思天下无穷事,愿读人间未见书”,多读无用书,让自己享受来自阅读的快乐,享受来自思考的乐趣。

04

“焦虑迷茫”?

——面对未知的未来,

我们更该“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今年家里亲戚的小孩要填高考志愿,亲戚来询问关于专业填报的事情。但他来的时候,问的不是这个专业的课程设置、师资力量,问的却是这个专业的保研率是多少,出国深造比例是多少,将来就业年薪能拿多少万。

当听到这一问题,一方面确实可以理解,现在竞争大压力大、生活压力大,为将来做好谋划总是一件好事;但另一方面,对未来量化的估值和评判,像是把这大学四年,当成了一场冰冷的投资与交易,本科四年像是缺失了一点人文关怀。

中文系的先生们也认识到了这样的情况。

钱理群先生在新生入学的第一课就告诫学生们,要 握好大学教育与就业的关系

钱理群, 196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198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获文学硕士学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现代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已退休。主要著作有《心灵的探寻》、《周作人论》、《周作人传》、《丰富的痛苦——堂吉诃德与哈姆雷特的东移》、《1948:天地玄黄》、《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合著)、《大小舞台之间:曹禺戏剧新论》、《话说周氏兄弟》、《返观与重构:文学史的研究与写作》、《走进当代鲁迅》、《与鲁迅相遇》、《鲁迅作品十五讲》、《我的精神自传》、《语文教育门外谈》等。

大学教育,应该是将自己自己培养成为一个 “和谐的人”,如蔡元培先生当年在主持北大工作时所说“养成健全的人格”。夯实自己的专业知识,注重对自己必备素质、学养的培育,这才能真正回应知识社会、信息社会的需求。应试教育和就业教育的逻辑是该打破了,不要再在这青春的时代,将自己委屈成一个 应试机器就业机器

陈跃红先生结合自己担任研究生面试官的经历,对同学们这样说:“本科时是通识教育的阶段, ‘杂’或许是正是现代学术所需要的。”

陈跃红,北京大学人文特聘教授,曾任北京大学中文系系主任,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副所长,北京大学跨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

他谈起同学们的 学习规划,如果有一个学生确定自己的方向为当代文学,将来要读当代文学方向的博士,成为当代文学专业的大学教师,本科如果就专门钻研这个方向,不考虑其他。这样的规划是有问题的。这更像是一场职业设计而不是学习规划。

想成为一个中国当代文学的学者,你该考虑的是有哪些学科知识需要掌握。在本科阶段,应该学习一切与它相关的学科。例如提供理论基础的文艺学、必不可少的语言学、提供国际视野的比较文学……本科是通识教育的阶段,弄清楚自己要准备什么样的 知识结构,去适应未来的职业选择, 分清主次、循序渐进,这才是学业规划该有的样子。

今日活动

你还记得你的大学第一课吗?在留言区和大家聊聊吧!小北将挑选2位幸运读者赠出这本有料又有趣的书《北大中文系第一课》。

-End-

编辑:思薇 黄泓

观点资料来源:

《北大中文系第一课》

转载及合作请加微信:

BurningEmpty

大师身边宜聆教

未名湖畔好读书

一起回忆或展望大学生活吧

进大学之前,刚经历了艰苦奋斗的高中三年,属于彻底释放的状态进大学的时候,充满了对象牙塔的美好憧憬所以,当时也没有啥特殊想法,就是很兴奋,同时还有点对陌生环境的紧张内容来自www.kj173.com请勿采集。

www.kj173.com true http://www.kj173.com/seduzx/232629/417065128.html report 11507 为您提供全方面的你还记得你上大学的第一课吗?来听听北大中文系的吧相关信息,根据用户需求提供你还记得你上大学的第一课吗?来听听北大中文系的吧最新最全信息,解决用户的你还记得你上大学的第一课吗?来听听北大中文系的吧需求,原标题:你还记得你上大学的第一课吗?来听听北大中文系的吧“生于非典,考于新冠;见证历史,高考延期”。史上“最难”高考生,终于要迎来自己的开学季。又是一年迎新季,看到校园里满是青春洋溢的笑脸,是否又会勾起你对初入大学时的怀念?你还记当年你进入大学时的第一堂课吗?当时还是萌新的你,或许会早早来到课室,挑选最前排的位置;或许会因为不熟悉校园,差点错过大学的第一次点名;或许会趁着课间的空隙,和邻座的同学聊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