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环球“金趋势奖”年度责任践行案例候选——麒麟合盛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APUS)

来源:SOHU  [  作者:环球网   ]  责编:张华  |  侵权/违法举报

贝尔奖自1901年颁发以来,共有六位华人获诺贝尔科学奖,他们分别是李政道、杨振宁、丁肇中、李远哲、朱棣文和崔琦 。 1957年,李政道和杨振宁因“发现宇称原理的破坏”而被授予诺贝尔物理学奖。 1976年丁肇中因“发现一类新的基本粒子”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1986年李远哲因“发明了交叉分子束方法使详细了解化学反应的过程成为可能,为研究化学新领域—反应动力学作出贡献”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1997年朱棣文因“发明了用激光冷却和俘获原子的方法”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1998年,崔琦与德国的霍斯特·斯托尔默和美国的罗伯特·劳克林因在量子物理学研究做出的重大贡献而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李政道 一、生平简介 李政道(Tsung-Dal Lee 1926~)理论物理学家。1926年11月25日生于上海。1943~1944年在浙江大学(当时一年级在贵州永兴)物理学系学习;得到老师束星北的启迪,而开始了他的学术生涯。1944年因翻车受伤停学。1945年转学到昆明西南联合大学物理学系。1946年受他的老师吴大猷的推荐,得国家奖学金,去美国深造,入芝加哥大学研究院,1948年春天,李政道通过了研究生资格考试,开始在费米的指导下作博士论文研究。 1949年底,在费米的指导下,李政道完成了关于白矮星的博士论文,获得博士学位。以后在该校天文学系半年和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莱)物理系一年任讲师并从事研究工作。 1950年,李政道和来自上海的大学生秦惠君结婚。他们有两个孩子,长子李中清,现任加州理工学院历史教授;次子李中汉,现任密歇根大学化学系助理教授。1951年到普林斯顿高级研究院工作。1953年任哥伦比亚大学物理学助理教授,1955年任副教授,1956年任教授,1957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1960~1963年任普林斯顿高级研究院教授兼哥伦比亚大学教授。1963年任哥伦比亚大学物理学讲座教授,1964年任该大学费米物理学讲座教授,1983年任该大学全校讲座教授。他还是美国科学院院士。 杨振宁:把高质量的学生变成高质量人才 杨振宁:1922年出生于安徽。1957年与李政道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回顾20世纪科学的发展,杨振宁认为主要成就体现在3个方面:学会了控制电子的行动;发现了研究极小结构的方法;离开了地球引力实现了登月梦想。 展望21世纪,杨振宁认为中国将于21世纪中叶成为世界科技大国。“我这样说原因有四:一、中国有数不清的绝顶聪明及可塑造性强的年轻一代,这是科技发展之首要前提。二、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在重人伦和勤俭的同时,也重视教育,势必令上述人才大有可为。三、中国在过去一百年的发展中已经走出了固步自封的模式,取而代之的是对近代科学的热忱。四、中国内地、香港、台湾近年来经济的迅速发展为科技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后盾。” 杨振宁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十几年就成功研制出原子弹,从那时就培育和积累了一大批基础人才。“中国人是有很高素质的。比如清华大学的生源就不比美国哈佛大学的差,但我们要考虑的是,怎样把高质量的生源变成高质量的人才。”杨表示有信心随着经济的发展、科研条件的改善,继本世纪的华裔科学家之后,中国本土的科学家必将于下个世纪在重要领域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中国本土出生、成长,并在本土出成果的科学家要获得诺贝尔奖,从现在算起,20年足够”。 丁肇中 1976年12月10日,40岁的丁肇中赴瑞典皇家 学院领取了诺贝尔物理学奖。诺贝尔奖自1901年开始颁 发,从那时候起至1976年的75年中,丁肇中是第三位 金榜提名,获得此项殊荣的中国血统科学家。在隆重的颁奖 仪式上,他先用汉语然后用英语发表了著名的演讲。他说“ 得到诺贝尔奖是一个科学家最大的荣誉,我是在旧中国长大 的,因此想借这个机会向发展中国家的青年们强调实验工作 的重要性。中国人有句古语:‘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这种落后的思想,对于发展中国家的青年们有很大害处 。由于这种思想,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学生们都倾向于理论研 究而避免实验工作。事实上,自然科学理论不能离开实验的 基础。特别是物理学,它是从实验产生的。我希望由于我这 次得奖,能够唤起发展中国家的学生们的兴趣,使他们注意 实验工作的重要性。” 在美国出生的中国人 丁肇中祖籍山东省日照县。1936年1月出生在美国 密执安州的安阿伯,当时他的父母正在美国进行访问。后来 ,丁肇中曾这样说起过自己的身世。他说:“我在第二次世 界大战初期出生在一个由教授和革命志士组成的家庭里。我 的父母都希望我出生在中国,但在他们访问美国时,我提早 出世。由于这个意外,我成为美国公民。这个突来的小插曲 ,却也影响了我的一生。”他出生3个月后,随父母回到中 国。丁观海教授一家人回国后不久便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七 ·七事变”,孩提时代的丁肇中,伴随着兵慌马乱的岁月。 他回忆这段时日时曾说:“我在出生3个月的时候回到了中 国。由于当时中国的境况,我一直是个难民,不断地从一个 地方逃到另一个地方……”其父丁观海先在山东大学执教, 1938年到重庆大学任工程学教授。母亲丁隽英任四川教 育学院心理学教授。丁肇中的童年是在中国大陆度过的。起 初就读于重庆磁器口小学,直至抗战胜利后,随父母迁到天 津,勉强念完小学。1948年冬,丁观海到台湾省台南工 学院教书,并举家迁至台湾。1956年9月他只身赴美, 进入密执安大学工学院研读。起初学的是机械工程,后来他 发觉自己的兴趣主要在物理方面。第二学期,他选了些物理 学和数学的课程。大学第二学年,他转到了自己感兴趣的物 理系。 1959年他毕业于该校研究院,取得了数学和物理方 面的两个工学学士学位。翌年又获得理学硕士学位。他还以 优异成绩获得美国原子能委员会特别奖金。不久又获得美国 科学基金会奖。1962年,丁肇中获得了物理学博士学位 。 直到1974年夏末秋初,丁肇中的实验进入到关键的 时刻,高能加速器中质子相撞,每时每刻都在牵动着他与同 事们的心。当他们将粒子质量的方位降到30—40亿电子 伏这个范围的时候,突然间一个新的粒子出现了,它以极长 的寿命分解出正负电子。丁肇中此时兴奋极了。不过,严谨 、慎重的这位华人学者并没有立即宣布这一发现。从8月至 10月,他们又进行了多次这样的实验,待取得无懈可击的 数据时,丁肇中才于1974年11月12日向全世界公布 了这一惊人的成果。科学实验有很多趣闻。丁肇中的实验是 在东海岸进行的,正当他已经捕捉到瞬息万变的J粒子的时 候,在西海岸,美国物理学家希特带领他的斯坦福研究小组 也发现了这种新的粒子。的来,东海岸和西海岸发表的实验 报告几乎一样。不同的是,对这种新粒子,丁肇中称之为“ J”,希特呼之为“Ψ”。那么到底是谁首先发现这种新粒 子的呢?这是一桩难分难解的悬案。因此,丁肇中和希特同 时获得1976年的诺贝尔物理将,他们所发现的新粒子被 称之为J/Ψ粒子。 [李远哲] 1936年出生于台湾新竹县,1965年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博土学位后,先后在劳伦斯伯克利实验室和哈佛大学任博士后。1968—1974年在芝加哥大学任教,升为教授,1974年又回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化学教授。曾在哈佛大学和李远哲合作从事分子束研究的赫希巴哈教授称赞他为“惊人的实验天才”。后来李远哲发展了赫希巴哈用交叉分子束研究分子反应动力学的思想,创造了新的一代交叉分子束装置。用此装置来研究分子反应动力学所得到的信息和反应过程的细节远远走在反应轨迹的理论计算前面。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分子束装置。李远哲被誉为“分子束化学真正的实现者”。到1986年为止据不完全统计李远哲发表的各种论文有180多篇。李远哲还在反应动态学、光化学、光谱学、分子间与分子内能量传递作用等方面的研究作出了重大贡献。1986年李远哲教授荣获诺贝尔化学奖、1986年美国化学会德拜物理化学奖、美国国家科学奖。他是获奖中最年轻也是近十年来研究成果最多的化学家之一,也是获诺贝尔化学奖的第一位华裔化学家。李远哲是中国人,他在祖国科学技术的发展中也做了一定的贡献,他帮助台湾省搞原子分子研究所,1986年指导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建成分子光束激光裂解产物谱仪。对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复旦大学和中国科技大学等单位的分子反应动力学方面的研究工作也给予了很多指导。 在获得诺贝尔奖的第二天,朱棣文说,他骑着自行车,朝着目标往山路上攀爬,达到了目的地。这种攀登高峰的踏实感受,也只有在努力过之后,才能真切地感受到。 掌声响起。在瑞典皇室、全球顶尖学者以及贵宾一千四百人的目光下,1997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华裔朱棣文正站在学术最高殿堂之上。此时此刻,尽管欧洲正飘飞着圣诞季节的白雪,朱棣文心里却是无比的炽热。从瑞典国王古斯塔夫十六世手中,他接下了荣耀,脑子里闪过的是许许多多在实验事里度过的日子——看着实验结果成功失败,起起落落……而今,他终于精精确确地以“光束蜜糖(雷射制冷捕捉技术,Laser Cooling Trapping)”抓住了原子,从而拥有了学士界最闪亮的光环,永远在世界物理学的史册上留名。 朱棣文,这位史丹福大学第一位华裔教授,学生喊他Steven。平日里习惯穿着淡色长袖衬衫,袖子整齐地卷得高过手肘,显得很是清爽自然。自从1997年10月14日凌晨那个划破宁静夜空的、来自斯得哥尔摩的电话传来喜讯,他和他的家人便开始不得清静。从那时起,他就被媒体包围着。但是,即使是这样,他仍是一身简单的休闲服装,在电视、报纸、杂志上出现。他还是一样的他。 朱棣文祖籍是中国江苏太仓。1948年2月生于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士市,1970年毕业于罗彻斯特大学数学及物理双学士,1976年获柏克莱加大学物理学博士,并在学校从事两年博士后研究。1978年,他到美国贝尔实验室担任电磁现象研究员,五年后,升为电子学研究部主任,并在1987年赴史丹福大学任教授至今,曾于1990年担任系主任。 1993年,他与另一名研究学者共得国际大奖沙乌地阿拉伯“国际科学奖”,两人合得奖金约十万美金。 同年又被选为美国科学院第130届院士。1996年,荣获古根汉研究奖,并获美国物理学会学术奖。这次诺贝尔物理奖,朱棣文是与马里兰州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科学家菲利普斯以及法国科学家柯恩但诺吉一同分享这分殊荣。三人同时共分诺贝尔奖金约100万美金。 朱棱文是继1957年的杨振宁、李政道,1976年的丁肇中和11年前的李远哲之后,第五位获诺贝尔奖的华裔科学家。在他之后,还有一位华人——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崔琦又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六位华裔获奖人中,除李远哲为诺贝尔化学奖外,其余皆是物理奖。 朱棣文的获奖研究,得追溯到十四年前。当时他还是贝尔实验室的一员。在低温物理的研究领域中,“光束密糖(Molasses)”这个物理学名词它让朱棣文“甜在心中,爱不择手”。原来“光束蜜糖”指的是利用雷射光达到冷却气体的效果。朱棣文他们所进行的“雷射致冷捕捉”,就是利用雷射冷却原子后,能够进行精确测量的研究。原子在室温中非常活泼,以百公里的速度活蹦乱跳,若利用雷射光达到冷却,气体冷却至几近绝对零度,原子一旦陷入,也在此时活动得非常缓慢,再利用光与原子交互作用的时间拉长了,便可用来精确测量物理量。 这个研究最重要的是如何应用。事实上,朱棣文最常引用的例子就是“重力测量”,这样的解析早已令学术界和科技业界感到惊喜乐观。利用原子在超低温状态时,科学家可进行重力分布研究,最佳的运用方式就是在油田勘探方面。这项应用将使得石油开采成本降低很多,己有不少石油公司对这项研究非常有兴趣。相同的应用还可能发现环宙间更多的秘密得以找到答案。另一重大应用则在生物物理,也是利用雷射致冷捕捉技术,可以解读DNA。 朱棣文的父亲朱汝瑾也是当代科学家,1949年自大陆来美,现在已有八十高龄。朱汝瑾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化学工程博士,他的妻子是当年曾在同一大学念经济系的朱李静贞。朱汝瑾和朱棣文同属台湾的中央研究院院士“父子档”。朱父于1964年当选第五届院士,朱棣文则在父亲以及另四名院士崔琦、卓以和、顾毓秀以及田炳耕共同推荐下,于1994年以高票获选为院士。朱汝瑾曾在美国圣路易、维吉尼亚、纽泽西等多个大学任教授,还担任过美欧地区化工、石油、太空等六十多个企业公司的顾问。 朱棣文是家中的老二。他的哥哥朱筑文为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博士,哈佛医学院毕业,现在是史丹福大学医学院教授。弟弟朱钦文是哈佛法学博士,现为洛杉矾执业律师。这个家庭,真的称得上是一个“博士之家”。 作为一名成熟的科学家,朱棣文有着自己的人生皙学。他常说:“我们不一定要是天才,但我们知道自己的目标和计划;我们会时常受到挫折,但不要失去热情。” 虽然朱父和三个杰出的儿子都是顶尖科学人才,其实,当年朱父不太赞同朱棣文念物理,因为“这一行要出头太难了”。从小就爱画画的朱棣文,父亲觉得或许建筑对于他是个不错的出路。然而,身上满是物理细胞的朱棣文把绘画的天分用在绘制物理结构图上了。好在父亲后来并没有太刻意地阻拦他;而他,也终于以自己的努力,冲破了这条被视为崎岖的路。 在学生及友人眼中,朱棣文有着浓厚的科学家气质,而且饶富幽默口才。他常常能即兴地发表学术演说,深度中还能穿插趣味。无论是在研究上、工作上,甚至是教学上,他都有一套“以退为进”的哲学。他对自己、对学生并不会定下过高的要求,他觉得从工作中得到成就,才会激起更旺盛的动力,使自己更有信心。他酷爱运动,每周五固定骑自行车到校园,并趁着实验空档“溜车”。在他,运动带来的爆发力正如同物理实验中击出的美丽火光一般,是物理之“力”与人生之“美”的结合。 朱棣文在研究中兢兢业业,悠游于物理的世界中。在他,获得全球的认同,是否是自己最大的心愿?朱棣文却答:视自己为一名科学家,最大的希望是无论在未来十年、二十年,甚至上百年以后,自己在斗大的实验室中的成果,能够对人类产生贡献,与人类的生活真正的结合在一起。 瑞典皇家科学院九八年十月十三日宣布,把一九九八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德国科学家霍斯特·斯托尔默、美籍华人科学家崔琦和美国科学家罗伯特·劳克林,以表彰他们为量子物理学研究做出的重大贡献。 崔琦和斯托尔默在一九八二年对在强磁场和超低温实验条件下的电子进行了研究。他们将两种半导体晶片砷化镓和砷氯化镓压在一起,这样大量电子就在这两种晶片交界处聚集。他们将这种晶片结合体放置在仅比绝对零度高十分之一摄氏度(约摄氏零下二百七十三度)的超低温环境中,然后加以相当于地球磁场强度一百万倍的超强磁场。他们发现,在这种条件下大量相互作用的电子可以形成一种新的量子流体,这种量子流体具有一些特异性质。一年之后,劳克林教授对他们的实验结果做出了解释。在这一发现的基础上,科学家又陆续作出一些重大发现。这三位科学家的成果是量子物理学领域内的重大突破,它为现代物理学许多分支中新的理论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崔琦因此获得美国著名的弗兰克林奖。崔琦在互联网自己开设的网址上称,他的主要学术兴趣是研究金属和半导体中电子的性质。他的这些研究将可应用于研制功能更强大的电脑和更先进的通信设备。 崔琦,一九三九年生于中国河南省,五十年代到香港接受教育,一九五七年在培正中学毕业,随后到美国继 续深造,一九六七年在美国芝加哥大学获物理学博士学位。此后到贝尔实验室工作,在美国,贝尔实验室被称为“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摇篮”,崔琦正是在这里和施默特发现了分数量子霍尔效应(1982年),两人因此在1998年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一九八二年至今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目前他从事电子材料基本性质等领域的研究。崔琦的妻子是挪威裔美国人,他们有两个女儿,长女爱琳曾在武汉留学。 在美国,据新华社引述崔琦教授来自中国的学生李济群等人介绍,崔琦为人随和,但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他思维敏锐,在师生中威望很高。十三日清晨崔琦像往常一样来到学校,当大家向他表示祝贺时,他像平常那样微微一笑,只说了句“谢谢”就躲了起来。据介绍,崔琦非常关心祖国,经常与中国学生谈论祖国的发展情况。 以下是部分参考资料: http://post.baidu.com/f?kz=76495036 http://zxwl.masedu.cn/wuli-shihua/new_page_35. (《中国青年报》1月7日)htm http://dailynews.sina.com.cn/vote99/htm/qjmr/%B6%A1%D5%D8%D6%D0.htm http://61.161.125.16/wjm/hxjxzyk/huodongke/huaxuejia/liyuanzhe.htm http://www.nationculture.com/vip/nobel/nobel_05.htm 参考资料:以下是部分参考资料http://www.nationculture.com/vip/nobel/nobel_06.htmwww.kj173.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候选案例:

麒麟合盛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APUS)

竞选理由:

疫情期间,紧急推出了“APUS 疫情统计及态势感知系统”公益项目。已累计服务人次 20 万+,服务超过 1500+ 家中国区企事业单位、政府机构和学校,对全面抗疫发挥出了强大的支撑作用。

竞选说明: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蔓延,为进一步帮助企事业单位了解疫情、防范疫情,麒麟合盛(以下简称 APUS)全面开放了自身在云服务和大数据技术上的部署能力,紧急推出了“APUS 疫情统计及态势感知系统”公益项目。

面向全国机关事业单位、学校、社区和企业等机构免费开放,根据组织属性和应用人群的不同,本次“APUS 疫情统计及态势感知系统”定制化发布了三套免费疫情解决方案,全面分发给企业、学校和政府机构(社区),覆盖员工健康情况统计、出行信息统计、访客信息及疫情预警等功能。用户只需要通过点击链接或者扫描企业专属二维码即可便捷填写个人和家庭健康状况、个人位置和出行情况、复工或开学的后续安排等内容。

产品优势

智能健康出行 -基于政府公布官方数据,帮助您快速排查了解您的行程中有无接触过疑似或确诊重点人群。

地理位置症状 -在地图上绘制所有症状人群,识别聚类。通过疫情地图聚类的热力图,快速了解人们身边发生的疫情态势。

隐私保护 -参照国家标准《个人信息安全规范》,坚持最小范围原则,仅基于自愿提供的可能性的数据用于流行病学研究(例如,对汇总数据集进行学习分析)。

项目成就

“APUS疫情态势感知系统”已累计服务人次 20 万+,服务超过 1500+ 家中国区企事业单位、政府机构和学校,对全面抗疫发挥出了强大的支撑作用。当前疫情是国际社会面临的共同挑战,APUS 希望在这场疫情防控全球阻击战中以科技的力量为更多人与组织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随着电影《无极》和《千里走单骑》的票房数据陆续公布,陈凯歌和张艺谋的贺岁PK输赢已辨,在这场半真半假的PK大战中,商人、导演与媒体合谋造势,张艺谋和陈凯歌既是对手,也是演员,还可能是合伙人,在大幕即将落下之际,张艺谋和陈凯歌到底谁打败了谁?本报将对张艺谋和陈凯歌这场PK大战作出最全面的分析,并一一决出输赢。不过,这场PK大战绝对不是他们两人的终极PK,他俩的对决,仍将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影坛的重头戏,更会成为中国电影市场做大做强的良方。今年贺岁档空前高涨的票房证明,他俩的PK大战没有输家,两人是对手,是演员,更是合伙人,一度萎靡的中国电影市场,经这两位顶级大厨的精心烹饪,正开始变得诱人。  赛前实力PK  状态:语言名家VS视觉大师  胜方:张艺谋  记者分析:  陈凯歌与张艺谋在电影《黄土地》中曾亲密合作,一个导演一个拍摄,一开始就表现出了各自的天分:前者是语言名家,后者是摄影大师。陈凯歌为人讲究,野心也更大,他的话语中带着平地炮响般的睿智和感染力;张艺谋则善于捕捉机遇。陈凯歌的眼睛朝上,他的电影是自己的电影,希望与观众分享,他认为“好电影是诚意电影”;张艺谋的眼睛向下,他的电影是大家的电影,为市场而拍,他认为“好电影观众说了算”。张艺谋电影、舞台剧兼收,活跃的领域比较多,而且张艺谋更懂得市场运作;陈凯歌在市场运作上显得有所欠缺,他之前的几部影片,像《荆轲刺秦王》制作大,但是不卖座,为好莱坞拍的《温柔地杀我》也名不见经传,《和你在一起》也反应一般。  就竞技状态来说,两人此次都背负了极大的压力,《英雄》和《十面埋伏》带来的铺天骂声,让张艺谋此次视《千里走单骑》的口碑为生命,新画面公司的一位副总曾向记者证实:此次《千里走单骑》口碑第一,票房第二。但陈凯歌的压力似乎更加巨大,既要用票房来打败《英雄》获得商业胜利,又要用奥斯卡小金人来获得艺术的胜利。商业与艺术都想两全的陈凯歌,相对轻装上阵的张艺谋,挑战要更加巨大。当事人语:  陈凯歌:我们首先不是Player,更没有互相Kill,所以不叫PK。我们之间只能是一种竞争关系,有竞争才能促进我们的电影蓬勃发展。  张艺谋:我喜欢这种热闹,大家把我们放在一起比较,制造一点电影之外的题外话,这对电影票房有好处。  投资:3亿多元VS5700万元  胜方:陈凯歌  记者分析:  《无极》是中国电影产业化改革的重点实验项目,也是“有史以来中国电影集团投资额最高的影片”,大投入、大制作、大阵势、大明星,3年花掉了3亿多元的《无极》一举超过张艺谋前年大片《英雄》,成为“中国最贵的影片”。确实,就投资规模上讲,一部《无极》,可以拍5部的《千里走单骑》。就作品本身而言这本来就不是一个级别的竞争,但是就张艺谋和陈凯歌来说,虽然两人未必情愿将彼此的对峙和较劲弄得举世皆知,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当PK概念成为制片人热捧的营销利器、票房灵药时,陈凯歌也终于半真半假地喊出“这个世界谁怕谁!”  举世瞩目的PK大战,被商人、导演与媒体合谋造势,但是真正的缘起也正是陈凯歌和张艺谋两人长达20年来的较劲和比试。早年,陈凯歌的文艺大片《霸王别姬》赢得了张艺谋梦寐以求的戛纳金棕榈奖之后,陈凯歌一直安居庙堂之上固守文艺阵营。2002年张艺谋的鸿篇武侠巨制《英雄》再次问鼎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并广收票房之利,把张艺谋推上了成功的商业导演平台;而同期陈凯歌的文艺制作《和你在一起》却反响平平,大失市场优势。从此,商业思维开始刺激着陈凯歌的眼线,在竞争的压力下,他最终被张艺谋拉下水,涉猎商业战场并参与“竞奥”,三年磨一剑造出《无极》,以更大的风险投资规模并直接向《英雄》叫板。3亿多元对5700万元,从投资上而言此次陈凯歌动用的资源数量绝对超过张艺谋。  当事人语:  张伟平:他们两个人PK没问题,但不能是文艺片和商业片的PK,PK应该是等量的,就好比你不能让泰森和一个轻量级的拳王打啊。《无极》假如和《英雄》PK,《千里走单骑》和《和你在一起》PK是有道理的,今年的这种PK是没有道理的,没有说服力的。其实如果非要比,那么《无极》压力会很大,因为它的投资很大,《千里走单骑》则是较小的制作,不是商业大题材。这样,《无极》就有种被夹击的感觉,张艺谋前面已经有《英雄》、《十面埋伏》票房热卖,身边又有《千里走单骑》取得深刻的回归,《无极》如果票房不好,压力会很大。  陈凯歌:我觉得做大片在世界范围是一种时尚,是一种潮流。这里面有几个元素的大,一个是演员大,有明星参与投资就高;另一个就是制作规模大,也需要更多的资金。我们应该注意到电影产业潜移默化的变化,美国是电影第一强国,它对于题材的选择的取向会影响全球市场,它为了输出或推广技术,必须要通过大片才能形成一体化的趋势。因为小电影不能体现技术含量,所以就有了大片时代的来临。法国拍《天使爱美丽》的导演,他也在拍《漫长的婚约》这样大制作的电影,你中国电影对此置若罔闻是不行的,所以做大片与其说是救市,不如说是顺应潮流。  赛中营销PK  大片营销VS口碑营销  胜方:陈凯歌  记者分析:  在这个营销为王的电影年代,营销比电影本身更决定着电影的成败。对于在中国电影百年之际有某种“献礼”意味的《无极》,更是中国电影营销模式的里程碑式影片。据中影集团总经理韩三平透露,《无极》事实上是在广电总局的特别关注下进行商业化的尝试。希望能借《无极》探索出中国大片的典型性营销模式。  回首《无极》的营销线路,这部拍摄制作时间长达3年的作品,前期,剧组故意低调拍摄,对角色造型严格保密,成功调动起媒体与观众的期待心理。而当影片进入推广阶段,《无极》则高调出击:戛纳推介会一掷千金、官方网站高调启动、演员造型全面亮相、代表中国电影出征奥斯卡、成都点映安检严密、小说改编权花落郭敬明、反盗维权誓师会、海选影迷参加首映式……密集宣传犹如海浪,一个浪头未息,下一个浪头又涌来。观众的期待一次次被调动,好像大坝蓄水,只等12月15日公映时,观影热情如同开闸泄洪,转化为巨大的票房利润。同时,《无极》也在盈利模式上全面开花,在衍生产品的开发上可谓登峰造极,请郭敬明编写小说《无极》图书、各类游戏相继推出,以及受张艺谋的《图兰朵》启发,尝试把电影中的精彩片断和艳丽服饰搬上舞台,与知名演出公司合作到全球巡演等等。据估计,投入3.4亿元的《无极》启动了将近20亿元的市场份额。而且其投资早在今年夏季就已经收回,因为其北美、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发行权卖给了顶级电影发行商韦斯汀兄弟公司和IDG亚洲公司。此笔交易的数额之大足以让陈凯歌“把所有的投资都回笼”。  跟《无极》的大片营销线路相比,《千里走单骑》此次在口碑上大做文章,初期一直低调,之后借东京电影节预热,随着12月15日《无极》正式在全国上映,低调已久的《千里走单骑》突然发起攻势,和《无极》进行了一场几乎是面对面的肉搏战。在《无极》广州上映前三天,《千里走单骑》在广州、重庆等地进行了口碑场放映,以“眼泪”拼得头彩,而12月16日,正当《无极》在全国上映最火爆最需要媒体造势的时候,《千里走单骑》又把全国各家媒体的电影记者一股脑儿拉到了丽江,在丽江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首映活动,其矛头所向自然是和《无极》PK,深谙炒作之道的张伟平,给老友张艺谋撑足面子。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无极》和《千里走单骑》的营销案例中,PK式营销模式被发挥到极致,就像当初的《天下无贼》借助和《功夫》互相炒作大票房一样,此次的《无极》和《千里走单骑》的PK大战,不仅在争吃市场,更重要的意义是,陈、张二人借助PK,一起把中国的票房蛋糕做得更大。当事人语:  张伟平:《千里走单骑》整个首映式花费已经突破2300万元,占影片总投资的40%,这个宣传费用比例也远远超过了之前曾创下纪录的《英雄》和《十面埋伏》。  张艺谋:电影的宣传、推广、发行是中国电影最薄弱的环节,而新画面公司从《英雄》开始,想方设法变着花样来宣传电影。我常跟张伟平说,我是种萝卜的,他是卖萝卜的,现在中国好像是卖萝卜最重要,要不就算有萝卜,也会烂在自己家里。尤其是现在面对好莱坞商业电影的压力,我觉得宣传和推广,慢慢地成为了一种科学,新画面公司采取不同的做法宣传电影,对中国电影的发展是一个刺激,如果不管是哪个导演拍的电影,都能被发行公司用各种方法包装去跟观众见面,那就有一个非常好的前景,可以提升中国电影在观众心目中的热度、关注度,让观众对中国电影有着一份热情,这是很重要的。  《无极》片方:影片最终作为一种工业商品必须要进入市场,任何一个导演拍摄任何一部影片,商业、市场元素一定隐含在产品的血液当中,无论专家们如何评价影片、观众喜欢与否,都不能把电影艺术本身与市场一刀切开,这也是电影运作中的本质。《无极》的意义在于电影市场不仅可以争夺,还可以制造。  赛后战果PK  票房:1.4亿元VS未知数  胜方:陈凯歌  记者分析:  截至上周末,《无极》全国票房已经高达1.4亿元,高居贺岁档榜首。在这场贺岁大战中,《无极》赢得毫无悬念,目前看来,《无极》希望达到2亿元的票房已经不再是“神话”,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无极》第二周的票房比第一周下降了60%,广东省电影公司的赵军告诉记者,票房下滑其中口碑影响的因素占了一半,另一半则是因为《千里走单骑》和《情癫大圣》等新片上映分流了观众。  与之相比,22日上映的《千里走单骑》的首周票房与《无极》首周7452万元的票房数字相比,差距甚远,不过对于一部投资为6000多万元的文艺片来说,《千里走单骑》已经创造了文艺片的票房纪录。  正如这场PK大战的导演者和参与者希望看到的一样,陈凯歌和张艺谋的PK大战最终在票房方面实现了双赢,《无极》和《千里走单骑》在争夺票房的过程中,也在同时把这个票房蛋糕做得更大,随着贺岁电影热潮一直持续到明年初,两部影片也会再次冲击各自的票房高峰。当事人语:  陈凯歌:这么多年来,大家好像对陈凯歌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观念,我只能拍文艺片,只能揭示深刻的真理,其实不是这样的情况。我希望通过《无极》让媒体和观众对我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我的电影一直有市场的考虑,因为这是我们的立身之本。只有把市场做大了,才能谈多元化。  张伟平:据我所知,现在国内95%以上的导演在拍文艺片,但80%的片子没人看。这是个事实,文艺片市场是不尽如人意的,我希望通过《千里走单骑》进军贺岁档,创造文艺片的最好票房。张艺谋在连续两部商业大片取得成绩后,他的这种转身是他的一种胆识。  口碑:遭遇冰极VS赢尽眼泪  胜方:张艺谋  记者分析:  《无极》无奈地重温了当年《英雄》的宿命———吃票房蜜饯,饮舆论苦茶,享海外风光,受国内尴尬。中国的两位大导演,虽然较劲已久,但都先后遭遇了票房高口碑差的窘境。而张艺谋的智慧也在此窥豹一斑,把陈凯歌拉入吃力不讨好的商业浑水后,老谋子却一转身进入了自己擅长的文艺片绿草地。在《千里走单骑》中,张艺谋用最擅长最保险的温婉煽情,赢尽了观众的眼泪。  其实,在《英雄》和《十面埋伏》之后,张艺谋早已经明白,拍武侠大片,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他曾经感叹“中国人武侠情结浓,创造一部契合大多数人口味的武侠电影很难。”可惜这句话直到今天才引起了陈凯歌的共鸣。  清华大学教授尹鸿认为:“《无极》以及之前的《英雄》、《十面埋伏》备受质疑实际上是所有国家的电影走向国际市场过程中都会遇到的问题。不管评价如何,近几年中国电影40%的票房都是这几部动作片创造出来的。为了吸引高投资,具备市场号召力,演员配置、台词、情节都得向商业因素低头,艺术性就会降低。”而广东省电影公司老总赵军则认为:从《无极》来看,中国大片还不成熟,观众对之已经产生爱恨定律:爱之切恨之深,鲜花和棍棒齐加,票房和骂声齐涨。当事人语:  陈凯歌:《指环王》的单集投资是1.5亿美元,它用在电脑特效的投入超过5000万美元,我们的总投资只有它的五分之一,所以不要拿《无极》的特效跟《指环王》比。  张伟平:陈凯歌有点把大家弄怕了,他的电影总是塞得很满,有一种思辨的感觉在里面。张艺谋比他朴实,思考方式更直接。  张艺谋:对所有的电影来说,最重要的商业元素就是你一定要有感情,要有真情实感,要让观众在感情上有共鸣,不管大制作的电影还是小制作的电影,如果可以把感情拍得很充沛,能够感动在座的每一个人,其实它就具备了最主要的商业元素。《千里走单骑》是文艺类型的电影,我希望它能卖钱,希望它能在文艺片里有一个好的票房。  新闻链接  三部大片票房你追我赶  《情癫大圣》成“黑马”  12月24日、25日是对12月贺岁档电影票房影响冲击最大的两天,《无极》、《情癫大圣》、《千里走单骑》三部片子都受到很多观众的关注,中影南方电影新干线共收得450万元,其中旗下的飞扬影城共收得90.4万元,成为广东票房冠军。  从上周四片方公布的票房统计结果看,中影南方电影新干线的《无极》票房已过1000万元,在24日和25日两天,票房更是不断攀升,现票房累积共计1200万元,已稳超去年影片票房冠军周星驰《功夫》的总票房。除了《无极》之外,《情癫大圣》的实力也不容忽视。搞笑类型的影片《情癫大圣》在广州受到了热情的追捧,众影院经理都表示,本片的票房空间非常大,虽然遇上多部大片在一个月内同时上映的压力,但票房实力确实给大家都吃了一颗定心丸。除了影片口碑非常好的原因外,不少观众都是奔谢霆锋、蔡卓妍等青春偶像而来,许多观众都说,就是想来笑一笑,消除工作压力。据悉,《情癫大圣》上映首周在全国已创造了1500万元的票房佳绩,证实了其贺岁黑马的预言。而张艺谋导演的文艺片《千里走单骑》也没有受到观众冷落,票房紧跟在《情癫大圣》之后,各大影城对该片都寄予非常大的希望,影片极好的口碑相信会让票房最终“极地大反击”。  即将到来的2006年元旦也恰逢在周末,广州各大影院的经理们纷纷表示,对元旦电影票房成绩充满了信心,中影南方电影新干线元月还将上映北美票房冠军影片《金刚》以及喜剧片《杨德财征婚》、《天生购物狂》、《野蛮必杀技》等,届时广大观众又将多一些观影选择内容来自www.kj173.com请勿采集。

www.kj173.com true http://www.kj173.com/seduzx/162522/432615782.html report 14322 为您提供全方面的2020环球“金趋势奖”年度责任践行案例候选——麒麟合盛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APUS)相关信息,根据用户需求提供2020环球“金趋势奖”年度责任践行案例候选——麒麟合盛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APUS)最新最全信息,解决用户的2020环球“金趋势奖”年度责任践行案例候选——麒麟合盛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APUS)需求,原标题:2020环球“金趋势奖”年度责任践行案例候选——麒麟合盛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APUS)候选案例:麒麟合盛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APUS)竞选理由:疫情期间,紧急推出了“APUS疫情统计及态势感知系统”公益项目。已累计服务人次20万+,服务超过1500+家中国区企事业单位、政府机构和学校,对全面抗疫发挥出了强大的支撑作用。竞选说明: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蔓延,为进一步帮助企事业单位了解疫情、防范
  • 猜你喜欢
  • 24小时热文
  • 本周热评
图文推荐
  • 最新添加
  • 最热文章
精彩推荐
读过此文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