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自主决定硕博士是否毕业”为何引争议

来源:SOHU  [  作者:观察者网   ]  责编:李秀丽  |  侵权/违法举报

首先我要说,本硕实验班考试很难,我有一个室友,比一本线高出40、50分进了本硕班,。 当然考入本硕班是有一定好处的,比如获奖学金机率高,而且学校有什么好的政策都是优先考虑他们的。 但是这个是倾重搞科研的,如果你静不下心来一门心思搞研究,就别进去吧。这个属于理学院,考进去相当于转专业了。 另外,附上一次资料: 本硕实验班将每年从高考理工科成绩拔尖且自愿参加实验班的新生中,选拔优秀学生进入本硕实验班学习。自2008年秋季开始,学校在高考理工科成绩拔尖新生中选拔30名学生,独立成班,将用两年时间为他们完成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力学、外语等方面的基础课教学,基础课程所占比例大、涉及面广,学生通过学习达到或超过相关专业学生的基础课水平。第三年,在博士生导师的指导下,学生根据兴趣自主选择专业,制订符合自己特点的培养方案,接受优材优育式教育。第四年起,学生进入硕士阶段的学习,重点参与导师的科学研究性实验,提高自己的科研动手能力。为开阔学生眼界,学校还将安排他们赴国外知名高校短期学习。毕业时,在高质量完成所学课程和学位论文后,他们将同时获得本科和硕士毕业证书及学士、硕士学位证书www.kj173.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只要考生有这个东西就可以参加博士的考试了。 博士的考试题目都是有招生学校自主出 更加看重复试的成绩。故学生应该在参加考试之前先联系好导师,并且确认导师要你才能

教育部8月对人大代表提案的一个回应在9月火了起来。引发关注的原因是人大代表提出:“改革我国对博士生、硕士生毕业考核体制, 给予导师决定博士生、硕士生能否毕业的自主权,释放研发能量”。而教育部回应称:“建议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对完善高校研究生科研成果评价标准具有很大启发”。

政府解决方案——学硕专硕之分 就业形势决定硕士必须扩招。 究竟报考学硕还是专 毕业生,随着硕士的扩招,既省时又省力。专硕毕业论文对理论要求低一些、考博士,导师

从表面上看,教育部的回应好像是说,导师今后将拥有硕博士毕业的决定权。因此,这不难理解为何公众的反应会这么大了。虽然中国大学里的导师总体是好的,但害群之马也不少。

比如陶崇园的导师王攀经常以“爸爸”自居,在陶崇园自杀之后,他还振振有词的解释:这是“我们之间的独特语言系统”。

陶崇园事件是一道“分水岭”,在此之前,公众对于研究生自杀是惋惜的,而且出于“尊师重教”的传统习惯,板子并不会重重打在导师的身上。但陶崇园事件之后,再有研究生自杀,舆论就默认是导师有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教育部真的盲目地将研究生是否毕业交给导师去决定,无论是站在研究生的立场、中国科学事业的立场,甚至是导师的立场上,绝大多数人都是要反对的。

但教育部的回应真的是这个意思么?

被曲解的真意

根据中国宪法,全国人大代表组成的全国人大,作为一个整体是最高权力机关,是教育部的绝对上级。全国人大代表不是教育部的上级,但也是教育部要尊重的对象。对于人大代表的建言献策,各部委持的是鼓励和“良性理解”的态度,也就是说要重点回应人大代表提案中的抽象部分和根本部分。

因此回应中的“十分重要”、“很大启发”和“充分采纳”并不代表教育部将会把研究生是否毕业完全交给导师。

在“充分采纳”了人大代表的提议后,教育部将做的是:

1.印发《关于加快新时代研究生教育改革发展的意见》,目的是健全内部质量管理体系,压实培养单位主体责任。

2.印发《关于进一步严格规范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质量管理的若干意见》,这是对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质量管理进行规范。

3.要建立破除“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顽瘴痼疾,建立科学的、符合时代要求的教育评价制度和机制。

4.印发《研究生导师指导行为准则》,明确规定研究生导师要正确履行指导职责。内容主要是对导师责任的规定,其中唯一算的上权力的只有“提出研究生分流退出建议”。

因此,教育部回应的其实是人大代表关于“改革毕业考核机制”以及“释放研发能量”的部分。回应中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教育部将“给与导师决定博士生、硕士生能否毕业的自主权”。

如果我们将教育部近来一系列通知和文件结合起来看,其实教育部的思路是很明确的。就是要厘清导师和学生各自的责任和义务,建立良好健康的师生关系。

9月28日,《关于进一步严格规范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质量管理的若干意见》,也就是上面回应中的第2点正式落地。《意见》中明确提出导师不安排研究生从事与学业、科研、社会服务无关的事务关注研究生个体成长和思想状况,与研究生思政工作和管理人员密切协作,共同促进研究生身心健康。

同时《意见》还提出要健全导师分类评价考核和激励约束机制,今后研究生毕业后评价、“同行评价”、“管理人员评价”都要作为导师评价的重要部分,而且提出对少数导师可以“限招、停招、取消导师资格”。

另外,《意见》也提出“研究生应签署学术诚信承诺书”,“对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的研究生要及早按照培养方案进行分流退出”,对研究生的要求也提高了。

现在我们知道,教育部其实并没有说,导师可以决定学生是否毕业,决定学生是否毕业的仍然是各学校的学位评定委员会。但是一个误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也说明现有研究生培养制度中,导师和研究生在舆论上已经比较严重对立了。

虽然研究生和导师存在着被指导与指导的关系,但也是共同探索、共同进步的伙伴。那么,它为什么会积累起这么大的矛盾呢?

师生矛盾中 责任完全在导师?

自从教育部的回应成为热点之后,舆论几乎是一边倒的责难高校导师,反对所谓“毕业导师决定权”。但想要客观的认识今天导师与学生发生的对立,还得要对中国研究生教育的全景有一定了解。

今天的大学不是与社会隔离的象牙塔,社会的种种风气会不可避免的对大学产生影响。导师与学生矛盾其实是我国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在高校的一种投射。

硕士研究生是由本科生转变而来的,中国的本科生教育有个突出的特点,就是职业导向、就业导向。在就读研究生之前,普通学生主要的任务是学习课程,次要的任务是了解社会,培养专业技能。对于查找、收集、整理文献的能力,以及专业软件使用、设计并完成实验等解决科学问题所需要的能力则很少有涉及。

多数本科生在读研究生之前,对研究本身都没有太多的了解,对研究生活的了解就更有限了。而研究生真实的生活状态与本科生的预期存在明显的距离。

形成这样的现象,当然有复杂的原因,比如科普工作不深入、实验资源太匮乏,以及大学扩招之后过分强调以就业为中心等等。这就造成社会劳动力价值高,而科研劳动力价值低。

中国研究生经常自嘲是“廉价劳动力”甚至“免费劳动力”,这说得是导师占据研究生的部分劳动之后,研究生得到的补贴远少于从事同样时间的一般性社会劳动。

很多人在报之以同情的时候,却很少思考,研究生花费一定的时间,在科研上进行探索(哪怕最后没有结果),是否是研究生的责任?将研究生的学习科研劳动的时间与进行一般社会劳动时间相提并论,这么想是否默认了研究生进行科研劳动就是浪费时间?

也就是说,我们的社会舆论不承认,从本科生到硕士生到博士生存在考核指标的根本转变,前一个阶段优秀的学生后一个阶段可能未必优秀。硕士生是博士生的预备,主要任务是科研。而研究生尤其是博士研究生毕业需要付出很大努力,甚至还有失败的可能。

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除非学生身份敏感(残疾人、退伍军人、民族学生),只要有足够的挂科或者作弊,开除一个大学生舆论已经趋向平常了,私下同情的声音也少。

但分流一个研究生,尤其是硕士生,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虽然在一些极端案例中,媒体爆出导师以毕业胁迫研究生,但现实中导师想让一个研究生不毕业是很难的,除非让学术委员会力证学生存在严重问题,没有培养价值。但现实环境下,任何老师敢这么干,机会立刻声名狼藉。相对而言,导师让研究生延毕要容易一些,但也不像很多网友说得是很简单的事。

与网上的某些极端案例相反,现实中多数大学教授对于学生存在的问题采取的是妥协、“绥靖”甚至包庇的态度。这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自1999年大学扩招以来,学位论文呈现出严重的良莠不齐状况。

2012年之前,学位论文注水主要靠抄袭,“不知知网”的翟天临就是典型的案例。自2012年起,知网查重逐渐普及后,学位论文的注水转向了“变造”。所谓变造,简单地说就是:图片是别人的,文章是自己写的。

变造是查重比较难防的一种伪造,学位申请人可以说自己进行了A实验,但盗用别人B实验的图片,通过PS修改图例伪装成自己的结果。只要学位申请人基本了解研究领域,无需任何实验或者研究就能完成论文。知网查重过去也可以通过预先自查,再人为降重糊弄过去。这种方法应对外审也很有效,因为抄来的图片制图严谨,甚至比一般的研究生做的要好,而分辨出图片是否合理需要花费外审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这里只说了学生自行给学位论文注水的情况,还不包括买卖、代写的情况。

正因为学位论文中不规范甚至学术不端大量出现,8月26日教育部教育督导局下发了《关于几起高校学位论文作假行为查处情况的通报》,要求各高校复核、排查近五年来(2015-2020)授予博士、硕士学位的论文。

这次教育部《意见》中也特别强调:“论文重复率检测等仅作为检查学术不端行为的辅助手段,不得以重复率检测结果代替导师、学位论文答辩委员会、学位评定分委员会对学术水平和学术规范性的把关”。

如此强调导师的作用是因为对于变造、买卖、代写等学术造假行为,导师的监督成本最低。学生是否完成了这些实验,甚至这些实验的原始数据都是可以掌握的。

换句话说,很多造假的论文,如果导师不怕得罪人,是可以事前预防的。发现后让学生延迟毕业,严重的开除。但目前的环境,让很多导师不敢这么做。因此当“导师拥有毕业决定权”的谣言传来,很多大学的导师并没有感到开心,而是和很多网民一样表达了反对。

因为导师拥有毕业决定权,既是很大的权力,又意味着沉重的责任。原本还可以由学校党委、学院党委、答辩委员会、学位评定委员会等四级机构共同分担的责任,都要由导师承担了。

值得一提的是过去虽然学位论文作假或者抽查不合格的事情时有发生,但是基本都只处罚导师,此次《意见》还把学位论文作假行为作为信用记录,纳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显然,教育部也意识到,在现有社会舆论下,只处罚导师无益于改善论文造假的问题。

师与生 为何如此对立?

纵观导师与研究生的关系,在80年代之后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早期阶段是新世纪以前,当时研究生无论是读研还是工作,都有光明的前途。这时,研究生主要是依照兴趣进行选择,师生关系相对较好。虽然导师对于是否让学生毕业和留校具有较大的自主权,但社会对研究生教育还比较陌生,持保留态度,因而压制了学生产生不满的空间。值得注意,这一阶段的矛盾点主要是师生恋、性骚扰、性格冲突、学术分歧等传统问题。

接下来是过渡阶段,大约是2000到2015年前后,这段时间市场经济的理念逐步深入人心。同时,由于大学扩招,很多学生为改善就业升学读研究生。但是这段时期,对于研究生毕业要求还放得比较松,因此矛盾还可以缓和。主要是各学校答辩委员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学生毕业水平的下限主要取决于自我要求。

这一时期的师生矛盾点除了一些传统问题,主要是导师无偿占用学生劳动时间,让其从事一般生产性活动,有时甚至引发了严重安全问题。

2016年5月23日,上海青浦区发生一起工厂爆炸事故造成3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华东理工大学研究生。事后查明,该事故系违规进行生产实验引起,事发时学生因导师要求在工厂进行实验。因此,法院判处导师张建雨危险物品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

事故现场照片

2015年后至今,教育部和各高校严厉打击教师在职开办和参股各类企业,此类事件几乎绝迹。与此同时,很多人读研究生几乎完全出于改善就业的目的。但这时国家收紧了研究生毕业条件(主要收紧科研部分),矛盾于是开始集中爆发。

此时矛盾的引爆点主要就是研究生毕业问题,以及由此衍生的其他问题。这里的其他问题,主要指的是研究生虽然正常毕业了,但是获得感低,感觉浪费了大好的青春。

说到底,近些年来,导师和研究生的质量都处于历史高峰,却在舆论上严重对立。这与我国高等教育要求不断提升是分不开的。导师和研究生之间的关系随着新的时代要求,必须要有所发展和重新定义了。

教育部现在面对“改革毕业考核机制”以及“释放研发能量”问题,提出要“严抓培养全过程监控与质量保证”和“强化指导教师质量管控责任”,就是要重新定义导师和研究生的关系。学术素养要成为研究生最主要的培养目标,而导师对研究生的指导也必须进一步规范。

1. 学硕专硕之分的由来1.1 就业形势决定硕士必须扩招 由于本科扩招严重,课程设置不合理,导致每年产生数以万计的毫无实践经历和工作技能的待业毕业生。 对政府而言,待业人数的逐年增大,社会不安定系数逐年递增,怎样把莘莘学子入岗就业成为亟待解决的难题。对企业而言,找到优秀人才也相当不易,而中国人有高学历情节,高学历是人才的重要指标。所以,硕士在就业大军中优势明显。 于是政府明白了,解决就业问题最直接的方法是把学生送入学校攻读硕士,既减少待业青年,又能培养企业认可的人才,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硕士扩招势不可挡。1.2 科研形势决定硕士必须缩招 何谓硕士?硕士是有独立思考能力和一定科研创新能力之人,甘于放弃功利而坐冷板凳苦心钻研之人。 但是,随着硕士的扩招,研究生成为就业的跳板,功利主义四处开花,风气败坏,没有人愿意攀登科学高峰了。同时,导师也不把研究生看成高等人才、中国科学的未来,而是敛财工具。这导致硕士质量严重下降,逐渐连硕士就业也成困难。 为继先人之绝技,维持科学和就业的可持续发展,硕士缩招势在必行。1.3 政府解决方案——学硕专硕之分 就业形势决定硕士必须扩招,科研形势决定硕士必须缩招,貌似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政府作为老练的和稀泥者,果断使出杀手锏——分硕士为学硕和专硕!政府希望,从一开始,考研者就主动举手示意,究竟是为就业考研还是为科研考研。前者是为专硕,后者是为学硕。 传统的硕士都是按照培养科学家的方案来培养学生。事实上,社会不需要这么多科学家,大批量培养科学家也是天方夜谭。按照原有方案培养学生无疑是耗费科研经费,浪费学生青春。所以学硕专硕之分是政府一箭双雕的高招。而且学硕比例必然越来越低,专硕比例必然越来越高。2.专硕之地位 专业硕士早已有之。专业硕士是以培养应用型和工程研究型人才为目的。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的定位,专业学位为具有职业背景的学位,培养特定职业高层次专门人才。之前规定的是应届毕业生不能考,只有工作两年之后的人才可以考。这是由于有两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专业基础较扎实,知道自己哪些知识薄弱,哪些知识工作中常用,无论学习规划还是学习目标都更有针对性。导师对专硕的培养自由性较强,只需在关键时候给予必要指导即可。不过09年的时候应届毕业生可以从学术硕士调剂到专业硕士。 应届生可以直升专硕是形势所迫的产物,名为硕士,却已经失去硕士培养的初衷。这些专硕应届生既不像学硕那样接受循序渐进的科研能力和思维的培养,也不能像有工作经验者那样自主性针对性较强的汲取知识。导师究竟怎么培养他们呢?既要区分于学硕,又要区分于之前的专硕,不伦不类。何况导师真的有时间仔细推敲培养方案吗,更可能是放养式的给几个项目做做,最后写篇论文毕业罢了。 专硕目前处于非常尴尬的局面。3.学硕专硕之前途 学硕专硕本身并无高低贵贱之分,两者是平行的,前者向着学术,后者向着应用,前者是小部分人,后者是大部分人。 但是改革后的专硕毕竟是新生事物,就总体而言,在一段时间内其认可度要低于学硕。这段时间是多久呢?我想短则三五年,长则十年二十年。时间长短完全在于培养方案。如果方案得体,即确实能培养出极具应用能力的人才,很快专硕的认可度就会超过学硕。专硕有一个王牌优势——进公司实习。很多企业会留下表现优秀的实习生,毕竟企业需要的是应用型人才。可是从目前浮躁的气氛来看,应用型人才更像是一种口号,笔者很难搜索到关于专硕的系统的培养方案。两年时间再除去写论文和上课,究竟能否培养出高素质的应用型人才是个问题。还有一种说法,两者的教学一样,差别仅在于毕业论文和直博。专硕毕业论文对理论要求低一些,容易过;专硕不能直博。不过从政府的态度看,政府绝对不会偏向学硕,反倒是会偏向专硕。近几年学硕的培养的确差强人意,而解决就业问题是当务之急。所以政策上绝对会大张旗鼓的宣传专硕,并且专硕的待遇也不会比学硕差。只要有政府支持,从长远看,专硕总有一天会超过学硕。 而学硕呢?当然保持原来的教学风格,培养着理论和实践有点脱节但认可度较高的所谓学术型人才。值得庆幸的是,由于专硕的存在,学硕的比例会越来越小。或许不久的将来,学硕又会变成精英教育,学硕会越来越成为科学发展的中坚力量。 究竟报考学硕还是专硕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的观点是,如果你的考研目标是搞科研、考博士,那么学硕几乎是你的唯一出路,你要义无反顾的报考学硕;如果你的目标是就业,同时对自己的实力较有把握,安全起见最好报考学硕,实在不行也能调成专硕,万一将来想混个博士学位,直博是条捷径,既省时又省力;如果你就是想混个文凭就业,同时对自己的实力没有把握,直接报专硕,专硕也是双证,完全满足企业对学历的虚荣心,不要怕有歧视,即使有也是短暂的。 学硕也好,专硕也罢,只是学历的一种形式。人的前途终究不是靠学历来决定的,还要靠自己的能力在社会上混!呵呵,希望你能帮到你内容来自www.kj173.com请勿采集。

www.kj173.com true http://www.kj173.com/seduzx/115479/424558894.html report 10990 为您提供全方面的“导师自主决定硕博士是否毕业”为何引争议相关信息,根据用户需求提供“导师自主决定硕博士是否毕业”为何引争议最新最全信息,解决用户的“导师自主决定硕博士是否毕业”为何引争议需求,原标题:“导师自主决定硕博士是否毕业”为何引争议教育部8月对人大代表提案的一个回应在9月火了起来。引发关注的原因是人大代表提出:“改革我国对博士生、硕士生毕业考核体制,给予导师决定博士生、硕士生能否毕业的自主权,释放研发能量”。而教育部回应称:“建议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对完善高校研究生科研成果评价标准具有很大启发”。从表面上看,教育部的回应好像是说,导师今后将拥有硕博士毕业的决定权。因此,这不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