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教育培训巨头难下沉?

来源:SOHU  [  作者:虎嗅APP   ]  责编:李秀丽  |  侵权/违法举报

这是为了保证培训机构市场合法性,保护受培训对象及培训机构的权益,提升培训机构师资力量,使教育培训行业规范化。提升培训市场的社会及政府监督力,做到有法可依,有据可查,我以为这个当然是最低的要求了,没有正规的教育机构经过培训是不能从事教育事业的www.kj173.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参加专业技术人员继续教育培训的学员基础都才不多的,不难。视频教学时间够了根据学生成绩加分,一般都能过

作者|如流FLOW

我还没考过,想都没想过这样的问题,所以我还是直接回答你吧。 我朋友正好是是在事务所,培训考试不难,就相当于继续教育。 所以没必要担心,所以当务之急,应该是想想如何

题图|IC photo

你好,我代考

01 找不到教培巨头的名字

应该是网络速度问题,或是网站设计不到位问题。试换下浏览器看看。

鲅鱼圈里找不到一家教培巨头的名字。

本人是英语系的,毕业后我在中国人寿保险股份公司合肥分公司上班,薪资待遇非常不错,而且保险行业未来前景也是非常不错的。应公司增员需求,现高薪聘才,有兴趣的可以私聊

鲅鱼圈,辽宁省营口市一个新市区。按照当地人的说法,“10年前这里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渔村,现在已经成为北方一个重要港口。”根据百度百科:“鲅鱼圈是自1984年建区以来,东北地区经济及社会发展最快的地区。”与经济发展速度相匹敌的,是该城市教育事业的迅猛发展。这座拥有50万人口的新城市,大大小小的线下培训机构据说超过1000家。

考虑到都在上班,不一定连续12晚都有空,没能达到8个晚上的,少去一晚扣三分,如果全都没去签到,那么试卷至少要考到90分才算过,我是7月份去参加澄海会计继续教育的

街道上“××教育”“××学校”等花花绿绿的教培机构招牌逐年密集,从名字——广阔教育、明途教育、瑞泽外语学校、七彩星球来看,大都是本地崛起的培训机构。街道上,新东方、好未来,这些教培巨头的名字,一个都看不到,甚至山寨他们名字的都没有。

这个培训班一般不是属于教育局管,这种办学资格的审批一般归劳动局管

在鲅鱼圈街头,××教育、××学校的招牌随处可见

培训是肯定的 至于难不难考 看个人学习的态度嘛 教育学 基本上是概念题 多背嘛

但教培巨头,年年高喊着要“挺进下沉市场”,尤其是今年。无论是传统线下教培巨头:新东方和好未来,还是在线教育品牌:跟谁学、猿辅导、作业帮等,都试图不断向下渗透。

最近很多人都在咨询学前教育专业,老实说,这个专业不难,因为都是教育类的课程,你一般报培训班参加考试,学制2年都可以通过的。英语一也就相当于大学英语A级的水平。不难

据媒体报道,新东方旗下线上教育品牌东方优播自2019年11月以来,在下沉市场的营业部从128个增至175个;好未来旗下学而思网校也加大下沉市场的营销力度:在抖音、快手上销售底价课吸引新用户;作业帮融资7.5亿美元的背后,被外界看来是得益于其与三线及以下市场存在密切关系。

网络不好操作方法如下:一、点击360安全卫士领航版右下角更多一栏。二、在全部工具中找到人工服务一栏。三、在搜索栏输入网页打不开怎么办,在下方选择对应问题并点击

“线下课恢复后,我们这很多家长就放弃线上课了。”一位在鲅鱼圈开了六七年课外辅导机构的老师李星星对如流FLOW说。她认为,疫情期间可能会有家长会买新东方、学而思、猿辅导、作业帮等低价体验一个月的网课,但往往只体验一个月就放弃了。对鲅鱼圈这种三四线城市的用户来说,在线教育是一种“被迫选择”。

据我所知,他们公司创始人在22年前,为了一份工作,少年离家,曾发誓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和家族的命运;开始创业的路上虽然遇到了各种挫折和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是始终没

李星星看来,对小学家长来说,眼下的期中、期末考试的考试成绩,以及在班级的排名好坏,决定了家长是否把孩子送去辅导班;而对初中和高中家长来说,送去辅导班是一种更常见的现象,“班里几乎99%的学生都上课外辅导班”,一位初二的家长对如流FLOW说。孩子送去辅导班的那些家长,目的则十分明确,就是要“他们(小孩)提高成绩”。

你是哪个地方的,每个地方中级职称评定所需材料是不一样的,如果想知道你所在的的职称评定程序、材料等你登陆到当地的人才网或是当地人事局网站一般各个专业的都有,如

在鲅鱼圈,还有一种特殊形式的,被称作“小饭桌”的课外机构。这是一个专门为小学生提供午餐和晚餐的地方,晚饭后,学生顺便可以在这里完成作业。“在这种机构里,不一定都是(能授课的)老师,可能就是做饭的,一个班里几十个孩子,‘老师’在前面拿着棍子,看好学生纪律就行。”李星星说。

也更有趣。 崭新的技术,会带给我们崭新的教育思维。真实、互动、情节化的特点是虚拟现实技术独特的魅力所在。结合了益智游戏、情景化学习、协作学习、远程教育等多种

来自《山东滨州:小饭桌从家庭走向集团化》

多刷新几次了,或者打电话咨询下是不是系统维护哦

在三四线城市,除却为学生做课外辅导,课外辅导机构还承担了一种“照看”的职责。正是这个原因,对在鲅鱼圈开了六七年辅导班的李星星来说,她不认为那些“高大上”的在线教育巨头,有一天能踏进他们的城市,与他们形成竞争关系。

进入网站后点击在网页的右上角上的IE配置,进行检测和设置直到所有配置都打钩,重要一点是将浏览器设置为兼容模式,就是在网址后边点击那个闪电形的图标,这样之后就可以

当然她也有“惧怕”的,就是公立学校的那些老师。她说,公立学校的老师一旦私下开辅导班,或者哪位班主任在课堂上推荐了别家辅导机构,这就会对他们可能形成致命打击。

02 在线教育,为何在下沉市场失灵?

与三四线城市境遇不同,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对一线城市的影响和改变是巨大的。今年8月,当跟谁学市值超越新东方的那一刻,被媒体解读为“在线教育对抗传统教培机构的胜利”:行业排位赛因在线教育而拉大,并且正在重新洗牌。

“烧钱砸市场”,甚至成为在线教育机构攻城略地的一种“共识”。这种疯狂的局面在去年暑假已经上演——几家教育巨头在短短一个暑假烧掉40到50亿营销费。今年暑假,“烧钱”变得更加疯狂。据第三方机构估算,在线教育头部10家机构的市场投放量,可能超过100亿元。

烧钱的确也砸出了市场。有媒体披露,今年暑假大战的战果数据: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直播课暑假正价课在读人次分别在220万左右、150万左右、150万左右。各个平台暑假正价课目标人次依次在300万、270万、200万。

同样的做法,为何在线教育到下沉市场就失灵了呢?

在李星星看来,在线教育的种种做法,都与三四线城市家长的理念和行为方式格格不入。

一是线上授课的形式。孩子的自律性有限,在家长看来,“电子产品到孩子手里就是玩”,而家长既没有时间精力陪伴孩子上课,有些也没有能力辅导孩子上课;

二是缴费的问题。对鲅鱼圈的家长来说,普遍月收入在3000元左右,在线课程往往需要年付,一次性支出三五千对家长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甚至有的直播课和网课费用一年接近1万,比如阅读和作文课,单门课程每月费用在1600左右,这比鲅鱼圈线下课外辅导机构的费用更贵,家长便不会选择。其中还涉及到“退费”的问题,这是课外辅导机构遇到的最常见的现象,所以鲅鱼圈的本地辅导班大多数采取月缴费的形式,即使家长对课程不满意,也不会出现大额退费的纠纷。

“家庭收入水平决定了为孩子教育投入的多少。”鲅鱼圈一位家长对如流FLOW表示。今年李克强总理在两会闭幕后召开的记者会上说:“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在下沉市场,拥有着中国最广泛的低收入人群,这是在线教育尚且无法在三四线城市生根的重要原因。

除了授课形式和缴费问题,在线教育难以下沉的另一个难题是“本地化教研”的问题。李星星举了一个例子,一年级配套习题册曾有一道数学题,如果仅从题目来看,四个答案都是对的,而必须依靠配套的教材和课程,才能选出正确答案。过去,在线教育因其体系化和标准化使得效率大幅提高,但其体系化和标准化却难以满足本地的个性化、独特化的需求。

根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三线及以下城市聚集着1.3亿中小学生群体,此群体所对应的K12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为80.3%,而二线市场这一数字为13.2%,一线城市仅为6.5%。

卤味摊下,认真上网课的女孩走红

在线教育巨头在一二线城市的渗透不断加速,一旦达到天花板后势必要去三线以下城市去寻找增长点。现实情况,下沉市场是摆在在线教育巨头面前的“高山”,翻越山峰,需要的是一系列复杂的系统工程,不再像过往培养新用户认知与习惯这么简单。

03 课外辅导,孩子真的需要吗?

“非常扼杀孩子创造力,让孩子很厌学,很被动。”李星星向如流FLOW吐露出心声。尽管过去六七年里,课外辅导为李星星带来了可观的收入,成为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但她认为,如果家长和学校老师都能尽职尽责,课外辅导其实是并不需要的。但现实是,需要课外辅导的孩子,“普遍缺失的就是学习能力,完全不会自学,完全需要老师扶持。”还有就是,他们“学习没有动力,不知道学习为了什么,大部分都是家长逼迫着学习。”李星星说。

为了不断满足孩子多样化的学习需求,近年1对1的课程备受家长追捧,对此李星星表现出更重的担忧,“这个情况更恶劣,甚至(孩子)放在大课不会学习,严重点说他们都不会听老师讲课,完全为他一个人针对性服务时才能听课。”

她见过最极端的一位家长,给孩子的日程表排得满满当当,无论是大课,还是一对一的小课,一个都不落。这位妈妈在当地经营一家工厂,经济处于中上等水平,对教育,表现出过分的焦虑,经常挂嘴边的话是:“我的儿子必须要比我强,不能比我差。”李星星曾亲眼见过这位妈妈,拿着厚厚的书本,照着自家孩子的脸上扇了三巴掌。

李星星慨叹:“投胎是个技术活,如果这个小孩出生在一个条件一般的家庭,可能都不会这么累,也不会这么厌学。”。

跟公立学校不同,课外辅导是一种商业化行为,辅导机构里的教师水平也是良莠不齐。为了满足学生课外辅导的需求,鲅鱼圈现在很多公立小学的放学时间,从原来的三点半调整到五点多,这一个多小时里,由班主任来辅导学生完成课外作业。

鲅鱼圈一位公立学校的老师看来:“小学阶段如果家校互相配合,家长尽责,学生爱学,课后辅导班是不需要的,还不如学点才艺。”她认为初高中的课外辅导,更受老师和家长认可,“很多老师家的孩子也会参加,如果成绩有所提高,家长和老师都会觉得值。”

对公立小学的班主任来说,最棘手的问题,“还是现在的孩子缺乏自主学习的能力”,她说:“以学生为中心提倡了很多年,我们也想孩子自主学习,但是孩子们真的不会学习,而家长、社会、学校都要成绩,所以班主任们的一天的工作特别累。”

过去一年,“疫情+资本”加速催化在线教育狂飙突进,其背后,不禁让人思考:课外辅导,孩子真的需要吗?

在线教育,自1991年出现萌芽,比如北京四中网校的兴起,但受当时网络技术水平限制,学生看到文字和图片的在线资源。在线教育兴起的初心,是希望抹平地域资源配置不均的鸿沟,比如鲅鱼圈中学的孩子,也能听到北京四中老师讲课。

某种程度来说,当下在线教育的现实,远离了兴起时的初心。

在线教育,到底是人为创造出的焦虑,还是能满足孩子们的真需求?

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

或许一万个家长,能给出一万个答案。

(本文李星星为化名)

做的人多了,自然竞争压力就大,公司地址选择也很重要内容来自www.kj173.com请勿采集。

www.kj173.com true http://www.kj173.com/seduzx/115207/419697356.html report 7832 为您提供全方面的为何教育培训巨头难下沉?相关信息,根据用户需求提供为何教育培训巨头难下沉?最新最全信息,解决用户的为何教育培训巨头难下沉?需求,原标题:为何教育培训巨头难下沉?作者|如流FLOW题图|ICphoto01找不到教培巨头的名字鲅鱼圈里找不到一家教培巨头的名字。鲅鱼圈,辽宁省营口市一个新市区。按照当地人的说法,“10年前这里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渔村,现在已经成为北方一个重要港口。”根据百度百科:“鲅鱼圈是自1984年建区以来,东北地区经济及社会发展最快的地区。”与经济发展速度相匹敌的,是该城市教育事业的迅猛发展。这座拥有50万人口
  • 猜你喜欢
  • 24小时热文
  • 本周热评
图文推荐
  • 最新添加
  • 最热文章
精彩推荐
读过此文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