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责年龄拟下调,“小恶魔”更难逃

来源:SOHU  [  作者:爱学教育快讯   ]  责编:张华  |  侵权/违法举报

www.kj173.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本文由爱学教育“格致计划”内容Top榜收录,来源:南风窗,作者:向由

作者 | 南风窗高级记者 向由

很长一段时间内,因为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部分法律条文饱受争议。其中争议最大的,是对14岁以下的“嫌疑人”免予刑罚。

类似事件足够多,引起了关注的,往往是情形十分严重。

比如,只是在最近两年内,就有湖南沅江12岁男童弑母案,去年大连的13岁男童“七刀捅死”女童案,今年安徽的12岁男童杀害堂妹案……

上述案件的加害方,舆论评之为“小恶魔”也好,“食人花”也好,法律对他们的追究无法继续——因为未满14岁,不到刑事责任年龄,案件要依法撤销。

只是因为年龄设定,“杀人越货”也都放过。条文对现实的“僵化”显而易见。

现在,这部分争议有望落地。今天(10月13日),一则新闻刷遍网络:“最低刑责年龄拟下调:降至12周岁!”

“罚与不罚”的分水岭或将变化,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恶童”难逃

再过一周,琪琪的被害就一年了。去年10月20日,十岁的琪琪出门没回,家人发现时,她被抛尸在家不远处的灌木丛。

2019年10月20日,13岁的大连男孩蔡某某将同一小区的10岁女孩淇淇(化名)杀害,并抛尸灌木丛

杀害她的是同小区的人,13岁的蔡某某。虽然他供述了作案过程,但是,大连公安的通报显示,“加害人蔡某某未满14周岁,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在那时,14岁的“分水岭”,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今天,官方通报刷屏时,琪琪的舅舅也转发了。他配文道:“刑事(责任)年龄降到12(周岁)了”。

事情的变化,令人唏嘘。

只不过,新施行的法律,要遵循“法不溯及既往”原则。去年对蔡某某的处理,现在成了定论,不会再适用新的法追究。

另一方面,现在只是“拟下调”,草案还在审议阶段,它还没有正式形成法律。

尽管如此,“下调刑责年龄”依然登上热搜,表现出公众对此的关切。核心在于,部分公众对14岁的“分水岭”不满已久。

对此不满,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作出回应。据媒体报道,在今天,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拟在特定情形下,经特别程序,对法定最低刑事责任年龄作个别下调”。

其中提到的,“特定情形”和“特别程序”,体现在草案规定中。

2018年12月,湖南省沅江市泗湖山镇,12岁少年吴某康在家中将自己34岁的妈妈杀死

草案规定,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情节恶劣的,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应当负刑事责任。

这意味着,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处理,法律进一步分门别类,更细致了。

分类的思路早就存在。现行的刑法,就根据年龄大致分为了三类人。

一类是16周岁以上的人,应当负刑事责任。

往下一类,是14-16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之8种罪行的,应负刑事责任。

电影《玉米田的小孩》剧照

再往下,就是14周岁以下的人。现行刑法规定,这类人一律不负刑事责任。

那么,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一旦实行,年龄区间就多出一个“12-14周岁的人”。依草案规定的情形,应当负刑事责任。

之所以要细致分类,是考虑到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即使是对“罪错未成年人”,教育、矫治的精神,仍然要大于惩罚。

要对未成年人进行保护,实是社会的共识。争议的真正核心是,对14岁以下的罪错未成年人,不该“一刀切”的免予刑罚。

这会导致“漏网之鱼”。用法律人的话说,部分不到最低刑责年龄的人,实际上的认知能力和自制能力,达到了应承担刑事责任的条件。

也因此,此次草案进一步分类,告别了“一刀切”。如果施行,“恶童”亦再难逃。

“小小的一步”

降低刑责年龄,既是多年来争议的核心,也就收获了最多的关注。但是,对未成年人提供保护的法律体系里(“未保法”体系),这只是小小的一步。

变动刑责年龄,属于刑法的范畴。但是毫无悬念的是,这一变化,牵动了未保法体系的全身。

如果关注立法修法的动向,会发现自2018年起,未保法体系启动了修订工作。尤其是,其中最重要的两部专门法,《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草案亦在今年进入了审议阶段。

未保法体系的“弊病”,由来已久了。去年2月22日,南风窗刊文《未成年人保护法,这里有只纸老虎》,受访专家认为,未保法体系虽然是法律,但在某些方面,更像是一部“道德宣言”。

理想很美满,现实很骨感。关键在于,未保法体系没有自己的“牙齿”。

截自南风窗刊文《未成年人保护法,这里有只纸老虎》

在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审稿提交审议的前一天,10月1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臧铁伟透露,在原则上拟下调法定最低刑事责任年龄,相关草案二次审议稿将采用“两条腿走路”。

关于“两条腿走路”,他解释说,除了最低刑责年龄的“个别调整”,在另一方面,统筹考虑刑法修改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改相关问题,在完善专门矫治教育方面做好衔接。

对罪错未成年人的“专门矫治教育”,是此前未保法体系实践中的“重灾区”。

就以“湖南沅江12岁男童弑母案”为例,案中的罪错未成年人,最早被“放”回家教育。受到舆论关注后,他才被送往长沙的“工读学校”强制教育。

在这背后,是未保法体系对“收容教养”的语焉不详,缺乏对落实细则的规定。另一方面,“工读学校”陷入困境,近年在国内趋于凋零。

截自南风窗刊文《未成年人保护法,这里有只纸老虎》

因此,缺乏可落实的教育、矫治机制,未保法体系没有了“牙齿”。在实践中,面对越发突出的犯罪低龄化现象,虽然有《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但它只是一只“纸老虎”——纸面上的老虎。

到现在,未保法体系的修订工作过了两年,修订后的专门法及配套措施,或许能弥补长久以来的“弊病”。这还需要继续关注。

因此,降低刑责年龄,只是整个未保法体系中的一步。诚如专家所言,最终要靠“两条腿走路”,缺一不可,“瘸”——亦不可。

只有“双腿”都有、都强健时,未保法体系才能真正发挥力量,出现在每一个需要它保护的孩子面前。

(琪琪为化名)

爱学教育注:爱学教育“格致”计划,发掘推广教育行业优质深度内容,给读者提供更具前瞻性的文章阅读。欢迎关注微信爱学教育(ID:sohujiaoyu)投稿,您的文章将会获得爱学网和爱学教育网页端、手机端推荐。

如果每个医闹分子在在违法的第一时间都被抓到派出所做笔录,哪还有后面的强迫医生给遗体下跪的戏码?医闹存在的直接原因是:因为公检法认为死者家属情绪激动只要别闹得太大都可以不予处罚,息事宁人,死者为大。许多活生生的例子:大闹大赔,小闹小赔,就是以往公检法的纵容让某些人觉得“闹”也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其实很多时候死亡是自然规律,没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但能把遗体变成一堆人民币的巨大诱惑仍然让许多人愿意试试。更何况医院门口现成的职业医闹,一条龙服务,你一句话他们就变成死者家属帮你闹)。如果司法机关不把患者家属当做特权人物而正常执法:大闹判刑,小闹拘留的话,也就不会有人把闹当做解决方案。大多数中国人都这么认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是可以有很多善意、宽容、高尚的例外:死者家属例外,老人例外,幼者例外,弱者例外,爱国例外,爱心例外,言论柿油例外,环保例外,值得同情例外,追求民煮例外,精神病患者例外,孕妇例外……这些例外看上去冠冕堂皇:有的例外在立法时写入了法律有的例外法官判案是法外酌“情”有的例外是警方执法时网开一面但带来什么效果呢?以下会话是否似曾相识(稍微演绎了一下)?请自行脑补精彩画面:他刚死了爹,有情绪需要发泄,让你磕个头而已,可以理解,就别较真了,死者为大我都够当你爷爷的岁数了,猥亵你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谁家没有老人啊?老人为大,75岁从轻,减轻,缓刑(约等于免刑),免死我小孩把你孩子摔出电梯扔出窗外,但大老爷们的别和孩子一般见识,至于吗?幼者为大行人是弱势群体,开车的是强势群体,所以行人闯红灯撞到汽车,司机要赔钱,弱者为大砸了你的车是不对,但谁让你买了日本车来着,爱国青年冲动了点,但本质不坏,爱国为大他说的对,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你都吃了他朋友了还不让他打一顿?爱心最大他的爆料虽证实为谣言,但是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拘留15天太过分了,言论柿油为大听说要建的化工厂是致癌的,家乡的青山绿水不容污染,XXX厂滚出XXX,环保为大女大学生变成残疾人,为尽早查出真相,家属撒两句谎也是人之常情嘛,值得同情为大闯ZF大门,掀翻J车,堵路,扒市委书记衣服是为了表达民意,民煮最大他杀了你一家十八口,但他是疯子不能控制自己行为,所以免除刑责,疯子最大帮老公诱骗奸杀小姑娘虽然犯了死罪,但死刑不上孕妇,孕妇为大许多人都不觉得这些例外有危害,直到自己也碰到一个“例外”,才能理解每一个例外带来的切肤的痛:医生碰到职业“医闹”生活中碰到倚老卖老过早熟透的小魔鬼司机碰到“碰瓷男”合法财产遭遇爱国者吃狗肉碰到狗粉,吃猪肉碰到猪粉被恐慌制造者吓得什么都不敢吃企业家遇到环保党,让你滚出XXX无辜嫌疑人者遇到值得同情者的受害者遇害者碰到疯子遇害者碰到孕妇《为什么会有医闹?》这个答案同时适用于《为什么会有碰瓷?》《为什么会有拦车的狗粉?》,因为他们的本质是同一个问题。《为什么老人摔倒没人敢扶?》这个问题深究起来也是同一个问题:普通人假装摔倒讹人,如果对方恰好有监控等有力的证据证明的话,如果金额够大,讹人者是要以敲诈勒索罪判刑的,而老人则没事,新闻里看到有的老人讹人失败后,一句我糊涂了就屁事没有了。把老人作为特权人保护的结果是:人人对老人敬而远之,好老人到了没人扶,坏老人拿讹人当工作。法律本来就不该有这么多例外,不管这个例外的出发点是多么的善良,最终结果只能带来更多的问题!如果没有上面这些例外,国家该多么美好?关于医疗事故的取证难,不是本文的讨论重点,请移步:医疗记录仪:解决医疗事故取证难问题 - 孙毓波的专栏 - 知乎专栏(我构思了一个解决医疗事故取证难的仪器)。我判断大部分医闹是痞子流氓黑色会,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一门生意,心里明镜似的,医疗事故取证再容易他们也不去取证。===============================评论里有同学反对,认为医闹是唯一可行方案,反对如下:1 “根据我所了解的,很多医院过失导致病人致死致残,……”医院过失致死致残不是你一张嘴就认定的了,法律需要证据,需要对尸体进行检查。为什么所有医闹都拒绝尸检?2 “……大医院搞死了人……”人是被医生拿刀攮死的?还是被医生拿毛巾捂死的?还是因病抢救无效死亡?你先入为主的认定人是医院“搞”死的,又拒绝尸检,这对吗?3 “遇到医疗事故,可以说闹是唯一有效手段”医疗事故的认定也是需要证据的,不是凭自己的近乎为零的医学知识,根据只言片语得出结论的,就像最近这个医闹新闻:左胸贯穿伤,抢救无效死亡,这算哪门子医疗事故?这关医生鸟事啊?4 “正好最近自己碰到个医疗事故。医院解决问题的诚意和歉意都相当缺乏,按正常流程走的话维权成本相当高,而得到的赔偿自然也不会高。请问在不去医院维权的情内容来自www.kj173.com请勿采集。

www.kj173.com true http://www.kj173.com/seduzx/105067/424506447.html report 7280 为您提供全方面的刑责年龄拟下调,“小恶魔”更难逃相关信息,根据用户需求提供刑责年龄拟下调,“小恶魔”更难逃最新最全信息,解决用户的刑责年龄拟下调,“小恶魔”更难逃需求,原标题:刑责年龄拟下调,“小恶魔”更难逃本文由爱学教育“格致计划”内容Top榜收录,来源:南风窗,作者:向由作者|南风窗高级记者向由很长一段时间内,因为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部分法律条文饱受争议。其中争议最大的,是对14岁以下的“嫌疑人”免予刑罚。类似事件足够多,引起了关注的,往往是情形十分严重。比如,只是在最近两年内,就有湖南沅江12岁男童弑母案,去年大连的13岁男童“七刀捅死”女童案,今年安徽
  • 猜你喜欢
  • 24小时热文
  • 本周热评
图文推荐
  • 猜你还感兴趣
  • 最新添加
  • 最热文章
精彩推荐
读过此文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