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辞考研,追求梦想的代价有多大

来源:SOHU  [  作者:文都教育   ]  责编:李秀丽  |  侵权/违法举报

www.kj173.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近些年,考研的热潮不断地上涨着。对于那些在职备考的人来讲,考研是对自身学历的提升,也是对自己岗位晋升的门槛,更有甚者,为了自己的梦想赌上了自己的全部,裸辞专心备考,不给自己留有任何余地。

为了梦想裸辞考研,真的值得吗?

@生如夏花:

“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工作3年多,在组织一次产品发布会的活动时,看着邀请函上的VIP名单及所在单位,那一瞬间,对自己的学历感到了阵阵尴尬,再加上公司的实习生大部分也都是研究生,不管是从工作能力上还是为人处世上都影响到了我。他们很自律,也很能吃苦,和他们在一起,很少听到抱怨的话语,逻辑思维也很缜密,本就有考研想法的我,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加入到了考研的行列中。

由于工作性质我选择了裸辞,一是想踏实专心备考;二是不想给自己留有退路;对自己还是比较了解的,一边工作一边备考的话,对于我这种很难一心二用的人来说,无法处理好工作与学习二者之间的关系,还有就是有工作的状态去备考,注意力总是会有所分散,考不上时,还可以给自己找借口,“由于工作忙,时间紧,准备的不充分......”

为了避免出现上述情况,深思熟虑后的我裸辞啦,我倒是觉得裸辞考研这件事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毕竟选择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你觉得这么做值得那它就是值得的,即使结果不尽人意,那也别去抱怨,有选择的勇气也要承担后果的责任感,人的一生其实很短暂,有梦想为什么不去行动去做呢?难不成等到年老时回忆起年轻时的点点滴滴,在懊悔遗憾吗?那时,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在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那我还是同样的选择,于我而言,追求梦想的过程虽然苦、累,但我是快乐的、幸福的,因为,最美的风景在路上~

@风吹过的街道

“事关未来发展,还是要慎重选择。”

我是一个反面教材吧,失败的体验让我觉得自己的选择有些得不偿失,倒不是选择了裸辞,既丢了工作考研又落榜(因为担心考研失败又没工作才选择的在职备考),虽然性质不一样,但结果算是没差吧。

选择一边工作一边备考的我,由于没有处理好二者之间的关系,工作上小错误不断,学习上成效不佳。工作一天,身体难免会有疲惫的时候,在这样的状态下备考,不用我说,相信小伙伴们也明白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效果;晚上熬夜,精神状态不佳,又导致白天工作效率低,还频频出错,为此,没少挨领导批评。

如此反复的恶性循环,考试的结果也可想而知,我落榜了,虽然没有丢失工作,但已错失了一次晋升的机会,备考一年多,就还是一个职场小白,那段时间,觉得自己挺失败的,也在不断的质疑自己,是不是自己选错了,可结果已经这样了,在想也于事无补了,在职场的道路上,也只能奋力向前追赶了。

希望小伙伴们不要像我这样,而是根据自己的职业情况,经过深思熟虑后在去决定是否要裸辞考研,不要一番心血来潮就开始行动,事关职场及未来发展还是需慎重抉择。

其实,不管是裸辞考研还是在职备考,我们都会有这样一种心理,那就是:当你选择裸辞考研成功上岸了,你可能觉得这是值得的;当你裸辞考研又失败,你可能会懊悔觉得不值得这样选,既丢了工作又没学上,得不偿失;

在职备考失败可能会懊悔,如果我裸辞专心备好会不会成功上岸;在职备考成功,可能会庆幸自己是幸运的,所付出的努力与汗水也有了回报......

对于为了梦想裸辞考研值不值得这一话题,我想它并没有一个合适的标准答案,每个人的情况都有所不同,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那一条路,才是最好的!

愿我们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与道路。

不仅大企业如此,现在小企业竞争压力也是很大,要是能坚持就坚持,要是不能就放弃,现在有很多工作机会,只是你肯不肯干,肯不肯学,肯不肯从头再来,大企业都这样。如果你入职不久,建议做满两年内容来自www.kj173.com请勿采集。

www.kj173.com true http://www.kj173.com/seduzx/100684/423696422.html report 2249 为您提供全方面的裸辞考研,追求梦想的代价有多大相关信息,根据用户需求提供裸辞考研,追求梦想的代价有多大最新最全信息,解决用户的裸辞考研,追求梦想的代价有多大需求,原标题:裸辞考研,追求梦想的代价有多大近些年,考研的热潮不断地上涨着。对于那些在职备考的人来讲,考研是对自身学历的提升,也是对自己岗位晋升的门槛,更有甚者,为了自己的梦想赌上了自己的全部,裸辞专心备考,不给自己留有任何余地。为了梦想裸辞考研,真的值得吗?@生如夏花:“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工作3年多,在组织一次产品发布会的活动时,看着邀请函上的VIP名单及所在单位,那一瞬间,对自己的学历感到了阵阵尴
  • 猜你喜欢
  • 24小时热文
  • 本周热评
图文推荐
  • 最新添加
  • 最热文章
精彩推荐
读过此文的还读过